韩辰绘已经不敢想象现在直播间里会炸成什么样了……

    她微微撇开脸, 表面云淡风轻, 内心翻江倒海。

    尴尬!

    尴尬!!!

    真他妈叫一个尴尬――

    两个人维持着原本的姿势, 足足尴尬了一分钟。

    绿毛在驯鸟房里飞了半圈, 又站回了鹦鹉架上, 用它的破锣嗓子撕破了尴尬的寂静。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打破了尴尬,韩辰绘气哼哼地推开了郑肴屿,转过身去不理他, 再一脸懵逼地看向那只奇葩鹦鹉。

    它还在那自我陶醉的大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打call起哄型鹦鹉?

    韩辰绘本来就生气,这下更看绿毛不顺眼了,几步冲上前去, 就想把那只臭鸟的毛全部拔光――绿毛十分机灵且机警,看到韩辰绘靠近,立刻扑腾着翅膀从驯鸟房入口处的鹦鹉架,飞到房间中央的高高的鹦鹉架上。

    它的口中还在不停地重复着:“亲一个!亲一个――”

    打call起哄型复读机鹦鹉?

    韩辰绘气个半死, 又呲牙又跺脚的, 指着绿毛大吼:“你这只臭鸟!我要把你的毛拔光!嘴撕烂!你跟谁学的!谁教你的这些骚话?!我今天非要找出来这个罪魁祸首来!”

    说着,她转过身去指向郑肴屿,气得直喘粗气, 奶凶奶凶的:“是不是你!郑肴屿!是不是你教它的!”

    郑肴屿立刻举起双手, 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把锅甩得一干二净。

    “不是你,不是你……”

    韩辰绘早就将之前手中拿着的摄像头丢到一边去了, 好在节目组在驯鸟房中也放置了好几个摄像头,可以完美捕捉到“炸毛形态”的韩辰绘――她掐着腰、红着脸、噘着嘴, 时不时气到跺脚,明明非常愤怒,态度凶巴巴的,可就是觉得她又软又萌,突出一个“奶凶”。

    “那一定是史华了!哼!这个家伙!我看他是不想要工作了!之前教绿毛骂我,现在干脆教它开黄腔说骚话了!他难道不知道得罪老板娘的下场比得罪老板会惨烈一万倍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史华的名字,绿毛又激动的大喊:“打倒史华,民族大团圆!打倒史华,民族大团圆!打倒史华,民族大团圆――”

    骂了几句史华,绿毛又开始骂韩辰绘。

    “打倒韩辰绘,民族大团圆!打倒韩辰绘,民族大团圆――”

    “小螺号,滴滴滴吹,辰绘听了老乌龟;小螺号,滴滴滴吹,辰绘听了傻嘿嘿;小螺号,滴滴滴吹……”

    韩辰绘怒气冲冲地走到郑肴屿的面前,虽然她是在对他发脾气,可直播间的观众怎么都能品出来几分撒娇的味道,她委屈唧唧地说:“你把史华给辞退了!不要史华了……你看看他做的这些好事……气死我惹……”

    郑肴屿一看到韩辰绘生气,他就忍不住想笑,直到她怒喷史华,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把她揽进怀中,笑出了声。

    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是忍不住.jpg

    直播间当然也笑成了一团。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原来韩辰绘私下是这种形象的吗?】

    【我是韩辰绘三年老粉丝了!感觉第一次见识到了她的真面目……还是说她在她老公面前才是这种傲娇性格?】

    【绿毛真的成精了吧!太尼玛离谱了!】

    【哈哈哈哈哈绿毛就尼玛是我的快乐源泉!不对,我的快乐瀑布!我迟早要被这只鹦鹉笑死在电脑面前!】

    【亲一个哈哈哈哈哈!不是都说鹦鹉学舌吗?那到底是谁教它这么多骚话的啊?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史华?】

    【韩辰绘笑死我了hhhhh史华得罪老板娘hhhh怎么还不见史华?他是上班时间晚吗?别等他来上班了发现人没了吧hhhhh】

    【感觉小郑夫妇的生活都好欢乐啊23333没想到颜值爆表的灰灰这么皮,更没想到绿毛也比节目中的更皮23333】

    【哈哈哈哈智障宠物欢乐多!当然传说中的史华也不逞多让,如果绿毛真是他教出来的,那他也太有梗了吧!】

    【怎么只看到绿毛?菜豆呢!我大菜豆呢!!!呼叫菜豆!!!】

    韩辰绘被郑肴屿抱在怀中,她本想反抗,想了想,还是乖乖地将脑袋枕在他的颈窝,委屈巴巴地小声比比:“老公~绿毛这只臭鸟!臭鸟!它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不对,是‘鸟改不了骂人’,它本来就气人,史华还教它一些有的没的,专门气我……”

    郑肴屿低声地笑了起来。

    他拥着韩辰绘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温柔地哄了会儿她,才轻声细语地说:“你成天和一只鸟置什么气呢?”

    “它!”韩辰绘指了指高高在上绿毛,她的嘴巴上能挂十个酱油瓶了,“你养的那只臭鸟!它已经成精了你知道吗!你看看它嘴巴里每天都在说些什么啊,专门气我!我怀疑就是有人故意教它的!不是你就是史华!你选一个吧!”

    郑肴屿想都没想,立刻甩锅:“那肯定是史华!”

    那叫一个求生欲十足。

    郑肴屿抬起视线,微微皱了皱眉,瞪了眼站在驯鸟房中央的鹦鹉架上的绿毛,低声呵斥道:“绿毛!下来!”

    绿毛显然是不太满,它抖了抖长长的尾巴,也抖了抖美丽的翅膀,倔强了两秒钟,还是不情不愿地飞了下来,站到地板上。

    郑肴屿俯视着绿毛,冷眼冷声:“道歉!快点向绘绘道歉!”

    “…………”绿毛瞪着大眼睛,又不满地抖了抖翅膀,磕磕巴巴的道歉:“对……对不起……”

    韩辰绘傲娇地一怒嘴。

    很显然,她还是不太满意。

    郑肴屿又瞪了绿毛一眼。

    绿毛微微低下小脑袋,毫无节操又莫得灵魂地扯起破锣嗓子,开始了它的彩虹屁:

    “小可爱韩辰绘!小公主韩辰绘!小仙女韩辰绘!”

    “大美女韩辰绘!大宝贝韩辰绘!大叽叽韩辰绘!”

    “我们的女王大人!我们的公主大人!我们的女神大人!”

    绿毛害怕郑肴屿觉得还不够,又喊了两遍。

    韩辰绘这下嘴角才慢慢上扬了起来,十分傲娇地“哼~!”了一声,从郑肴屿的怀中站起身,脖子一梗:“我才不要再理你这只臭鸟了呢,我要去看菜豆了~”

    说完,她拿起摄像头,欢快地蹦蹦跳跳地穿过大厅,直奔其他的房间。

    虽然韩辰绘和郑肴屿这个时候谁都没看直播间,但弹幕已经被满屏的“哈哈哈哈哈”给刷爆了。

    【绿毛笑死我了!!!快乐源泉名不虚传2333】

    【请求小郑夫妇以后每天都开直播好吗?实在不行光开绿毛的直播,我实在是太喜欢这只鹦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毛很好的表达了什么叫做“能屈能伸”!上一秒唱歌diss灰灰,下一秒就开始彩虹屁吹起来了,最搞笑的是吹的还那么没有灵魂,连广告词都不换一下的,和过去吹的一样23333】

    【最逗的难道不是绿毛吹那么没有灵魂的彩虹屁,韩辰绘明显非常受用吗hhhhh原来韩辰绘的人设里还有一个爱听彩虹屁?这不是我娱乐圈大颜霸,更不是我小郑太子妃,更更不是总裁夫人!】

    【不行了,这一家实在是太欢乐了哈哈哈哈哈!】

    【小郑夫妇的直播真是内容丰富,有沙雕宠物有恩爱日常,又甜又酸又欢乐,他们的日常我可以看十年!】

    【你们难道不觉得zyy非常宠吗qaq哄灰灰的时候,还有呵斥绿毛道歉的时候,老公力一百分!太宠了我哭了】

    【什么都别说了,大早晨来看这一家人的直播就是来开胃的,多吃点酸的吧[柠檬][柠檬][柠檬]】

    驯鸟房很大,有好几个隔间,还有独立的卧房――那是给驯鸟师、驯猴师平时休息的。

    之前为了防止两只动物吵架、打架,郑肴屿把鹦鹉和猴子分别放在两个隔间里。

    韩辰绘走进小猴子的房间,便发现可怜巴巴地蹲在食盒前,自闭中。

    她轻手轻脚地走上前,站在菜豆身后,往前一看,果不其然――食盒已经空荡荡的了……

    韩辰绘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也蹲了下来,摸了摸菜豆毛茸茸的猴头,苦口婆心:“菜豆啊……你可是一只小猴子啊,你是猴子,你知道吗?猴子都是很聪明的,为什么就你却是个憨憨吃货啊?”

    韩辰绘指了指摄像头,示意菜豆看过去。

    菜豆一脸委屈地看了看摄像头,几乎只是一秒钟,它就垂下脸继续看着空荡荡的食盒。

    【哈哈哈哈哈哈菜豆!太搞笑了!】

    【菜豆吃货人设也不崩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难道不觉得菜豆的表情好像韩辰绘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像像!真的好像!委屈脸,都十分搞笑!不行了,这一家子怎么这么欢乐hhhhh】

    【绿毛和菜豆“双宠合并”才是极致的快乐!】

    【灰灰!你能看到我嘛!能讲讲绿毛和菜豆都是怎么来的嘛!非常感兴趣了!】

    【对对对,讲讲!很感兴趣!你们是哪里淘来的如此欢乐的两个宠物的hhhh】

    韩辰绘正好看手机,恰巧看到了网友的提问,她挑了挑眉,对直播间的观众说:“你们要是不提,我都没想起来这茬儿,绿毛是怎么来的我还真不知道耶!我和肴屿结婚的时候,他已经养了绿毛了,那时候它就是满嘴骚话,现在当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刚见到绿毛的时候,和你们第一次见它差不多,人都傻掉了,以为鹦鹉成精了,它可能是知道有镜头在拍它,有偶像包袱,平时它不是这样的,它除了能说骚话,还特能骂人,那叫一个碎嘴子,絮絮叨叨的,有时候我们吃饭,我和肴屿都不说话,它自己就能絮叨一个小时,不带重样的,特别烦人!我十分讨厌绿毛!哼!”

    “菜豆的话,是去年过年的时候,肴屿送给我的――菜豆刚来家里第一天,就会自己拿打火机放鞭炮玩了,那时候它看来虽然也是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总觉得,愚蠢中透着些许的聪明,结果现在……它彻底是个只知道吃的铁憨憨了……”

    听到韩辰绘说到“吃”,菜豆委委屈屈地抬起脸看她。

    韩辰绘又叹了口气,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出去找好吃的――”

    “唧唧唧――”

    菜豆立马兴奋地牵住韩辰绘的手。

    韩辰绘带着菜豆走出这个房间,直奔隔壁绿毛的房间。

    绿毛站在一个不高不低的鹦鹉架上,郑肴屿正在喂它吃东西。

    当韩辰绘推门进来的时候,郑肴屿随意的一个抬眸,他却愣住了。

    晨光刺眼,韩辰绘和菜豆一高一矮、一大一小逆着光慢慢走近――

    那一瞬间,他恍惚间仿佛见到了她和他们的孩子。

    当然,这个念头在郑肴屿的脑海中只维持了两秒钟。

    一是因为他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丁克。

    二是因为……

    韩辰绘正掐着腰,气哼哼地质问他:“我们家驯猴的呢?昨天下班之前为什么不给我们菜豆多放一些食物?菜豆饿到了知道吗!你把绿毛的好吃的分一些给我们菜豆!”

    菜豆欢快地奔向郑肴屿,“唧唧唧”地摊开双手,等待郑肴屿的投喂。

    郑肴屿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

    孩子?

    还是算了吧……

    韩辰绘本人被他宠的就像一个任性的大宝宝了,再来一个二宝宝,两个一起作他,他真的不要活了:)

    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