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我亲爱的江先生 > 第752章 小姑娘,我唱歌给你听吧?
    最快更新我亲爱的江先生最新章节!

    鱼上钩了。

    凝视着这条消息许久江彦丞唇角弯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回复过去:“谁是鱼?”

    那边迟迟没再给他消息。

    江彦丞暗暗摇了摇头不再过问。

    谭璇不出意外地被宋世航骂得狗血喷头她嘻嘻笑着道歉特无耻末了还不忘感谢:“谢谢你们帮我喂了小丢那我暂时就不用着急回去啦!好了好了你们安心吧我真的没事……”

    听她在电话那边活蹦乱跳宋世航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但他一向不是藏得住事儿的人追问道:“你是被绑架了吧?跟那个司徒大长腿有关?她是不是活腻了?”

    “这个……”谭璇迟疑了一下又看向江彦丞:“我也不是很清楚乱得很等我都查清楚了回头一起跟你们说吧。”

    毕竟是司徒展悦她还是要考虑江彦丞的意思。

    虽然拿江彦丞来设计套路她司徒展悦不可原谅。

    宋世航很气愤道:“反正只要你不跟姓江的来往就行了!他那个什么妹妹真不是个玩意儿!肯定是被灌了迷魂汤了胖七啊我听小道消息说江哲宇死了!要是你特么昨晚出了事……”

    宋世航的声音都变了带着后怕的颤抖:“你能好好地回来真的谢天谢地!”

    谁不怕呢?

    这场绑架的闹剧已经不仅仅是闹剧而是刑事案件涉案人员肯定都要受到应有的制裁。

    无论是死去的江哲宇不知生死的秦采薇参与其中的司徒展悦还是从大洋彼岸而来的白家人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

    “嗯别担心我真的好好的改天请你们喝酒。”谭璇不想细说太多这些人的生死与下场她不好评说。

    宋世航也不再啰嗦:“那你好好休息喝什么酒?你别想着喝酒了。”

    叶锦天的声音传过来有点远:“请我们喝酒?不会是喜酒吧谭小七?”

    秦司晔也表示赞同适时在宋世航心上捅刀子:“昨晚我看谭小七她前夫从司徒展悦家出来脸色那个可怕哟恨不得吃人了。哪是前夫的做派啊?这是亲老公吧?要说他不爱谭小七我不信。”

    宋世航炸了电话还没挂呢就吼了起来:“放屁!他爱了不起吗!他爱也不行!反正就是不行!”

    谭璇耳朵都被吼疼了把手机拿远冲江彦丞尴尬地笑了笑敷衍地对宋世航等人道:“我累了要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辛苦了。晚安哟。”

    说完挂断电话干净利落。

    江彦丞自始至终一句话没说不争辩不着急异常冷静。

    谭璇得到了很大的信息量仰头问他:“你昨晚去司徒展悦那边……”

    她没说完整。

    江彦丞的笑意都淡了仿佛那是极为痛苦的经历回想起来还是心烦意乱他很自然地摸烟叼在嘴里敛眉道:“我很失望。”

    他坐在沙发上眉眼间是一闪而过的落寞还有深入骨髓的沉郁。

    谭璇心里一疼忙狗腿地趴在他膝盖上:“嘻嘻给少当家的点烟……”

    烟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儿戒得掉的尤其江彦丞还是老烟枪谭璇自己也抽不会要求江彦丞今天就非得戒了。

    江彦丞任她点着了烟吸了一口很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嗯最不乖的是我家谭大宝最乖的也是我家谭大宝。”

    “少当家的满意就好随便怎么叫我谭大宝……也行吧。”谭璇给他捶捶腿都顺着他。

    “这么听话啊?”江彦丞眯着眼靠在沙发上隔着烟雾看她手就没从她头发上、脸上挪开他的神色半昏半暗——他的爱人作起来天翻地覆乖起来又让人心疼到骨子里但是他清楚她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而有些人的底线他直到昨晚才真的看清。

    也真的失望透顶。

    他以为无论如何司徒展悦不至于此。

    她可以不听他的劝诫不听父母的拦阻跟江哲宇两情相悦这是她的个人选择鬼迷心窍也好走了歪路也好她有选择的权利。

    可他从未想过司徒展悦会利用他来哄骗谭璇让谭璇陷入绝境险些丧命。

    “今天可以叫谭大宝明天就要叫江太太了。”谭璇软绵绵地说她刻意撒娇的声音其实腻得很外人听了也许会觉得她做作、卖乖。

    江彦丞却被她带着走他的一支烟快抽完了撇开司徒家那边的事不去想漫不经心地笑问:“什么时候请宋公子他们喝酒?”

    谭璇刚才不敢正面回答秦司晔他们可不就是请他们喝喜酒嘛。

    “随时啊。不过得等你义父回来呀。”谭璇丝毫没回避这个问题。

    江彦丞想到义父微微失神了几秒把烟掐了单手搂过谭璇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闷闷地贴吻着她的耳际道:“每一次看到我的小姑娘都要想想娶到她多么不容易。”

    “痒呀……”谭璇被他吻得很痒微微偏头躲避她在他怀里躲不开。

    可江彦丞也没进一步的动作他心里踏实不急于一时。今夜的时光漫长全都由他们支配。他和她往后的人生也会永远在一起他还怕什么?

    “小姑娘你穿白色的婚纱肯定好看。”江彦丞喃喃声音温柔地钻进谭璇的耳中。

    “是吗?你不喜欢中式礼服呀?”谭璇软软地问。

    虽然他们爱着彼此却还不知道彼此的所有喜好人生路漫漫还需要更深的了解和磨合。

    江彦丞很认真地想了想回答:“宝宝穿什么都好看但老公喜欢你穿白色的婚纱。”

    “哦……”谭璇记下了忽然想起遥远的旧时光她跟江彦丞的初见十岁的她是不是穿的白裙子?

    再联想到江彦丞给她买的那些礼服也以白色居多他那样喜欢生日那天她穿的“白雪公主”的睡裙……

    嗯江彦丞果然是个恋旧的古董级直男呢。

    他太享受一个人暗搓搓的操控了吧?

    一点一点地满足他自己的小心思——

    小姑娘小姑娘地叫她买白色的礼服给她还惦记着让她穿白色的婚纱……

    谭璇忍不住想当时十四岁的成小哥哥是以怎样的心情和她坐在一起的她把耳塞分他一半给他听偶像kevin的歌她夸夸其谈着kevin有多好看唱歌有多好听。

    而当时的小哥哥从相识到分开跟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孤儿院里的孩子给他起了绰号“死哑巴”。

    所以她几乎从来没有把江彦丞跟当年的小哥哥联想在一起小哥哥阴郁少话而江彦丞追她的时候那样没下限不要脸。

    “答应老公了?”江彦丞好一会儿没等到她出声凑过去吻她的额角“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也不急着要她的答复忽然温柔地笑道:“小姑娘老公唱歌给你听吧?”

    “啊????”谭璇的脑子的确在走神可当一个可怕的词从江彦丞嘴里说出来她立马清醒了——

    江彦丞说什么?

    唱歌?

    是唱歌吗?

    她有没有听错?!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