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 > 第345章 各自的伤痛
    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秦雪从跟厉言爵上次说了狠话之后就已经再没有被厉言爵骚扰过。

    就连温莲安再次来事务所见面也都是一个人来的而不是厉言爵陪着的。

    但是温莲安再跟秦雪聊完之后总是会想要表达一下自己打算离婚之后寻找新生活的乐观和对未来的憧憬。

    “秦律师我真的很羡慕你这样的女孩子。我希望我离婚之后也能够重新出来工作像你一样做个职业女性。”

    秦雪附和的听着这位温小姐可能也没有朋友把这些应该跟朋友讨论的话题就这么跟她聊起来了。

    她耐心的等着偶尔还微笑的算是应和了一下但是基本上假笑太明显。

    可是温莲安不知道是不是看不懂还是就是无视说了很久都没停。

    还是秦雪终于忍不住主动打断了温莲安说到了厉大哥如何照顾她的话。、

    “温女士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儿。要不让你的厉大哥来接你?”

    温莲安立刻脸色微微有些尴尬然后迅速的恢复了温柔的笑容还是那个温柔优雅的温莲安女士。

    “抱歉秦律师我耽误你的时间了。抱歉我可能也是很久没有这么找人聊过了。”

    “没什么的能跟温女士来聊我也很荣幸。不过今天不太合适我还有别的工作。”

    “嗯嗯那我不打扰你了。谢谢你今天听我说这么多我觉得跟你挺合得来的。以后我们不谈工作的时候一起出来玩好不好?”

    秦雪笑笑“好的温女士。”

    她敷衍的一说法而温莲安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敷衍高兴的跟秦雪道别之后才离开了。

    在温莲安离开之后秦雪整个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助理本来是陪着一起的后来在温莲安一直说个不停的时候她就找机会逃了。

    所以她太理解秦雪的黑脸了。

    “终于走了啊~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健谈的客户还恨不得跟你成为闺蜜的样子?我都怀疑这位温女士是憋了多久啊?难道连一个诉说的朋友都没有吗?”

    秦雪扔下资料坐下来转了转椅子说话也清冷直接。

    “她这个性格你觉得会有朋友?”

    才不过两次见面秦雪就看透了温莲安。

    她是美丽温柔善良在外人的眼中看起来应该是最贤妻良母的类型的。

    但是从她言谈举止包括因为要跟她坦白一些婚姻中的事情秦雪从这些都能了解到温莲安实际上是什么样子的女人。

    温莲安的虚伪是刻在骨子里的她逃避事实将错处都怪到别人身上自己永远是清白的善良的。温莲安甚至对秦雪如此的想要当朋友的感觉但是这是一种有利益关系的利用她大概是非常善于利用身边的人的典型除此之外她还对秦雪的性感隐隐的带着一种排斥和敌视。

    当然温莲安是不会表达出来的可是秦雪是何等的眼尖和敏感之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温莲安对自己的一闪而逝又隐藏起来的敌意。

    同时还时不时的用周边朋友的丈夫小三说的都是秦雪这一美貌类型的女人。

    这种无意或者是有意都让秦雪反感到极点。

    只是公司把这个案子派给了她秦雪要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她早不干了。

    秦雪自嘲一笑“可是怎么办?老娘就是这么庸俗为了钱必须干下去吧。”

    助理笑笑“是啊秦姐没关系的看在钱的份上忍忍吧。”

    秦雪一笑“定外卖去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

    旁边的同事听到立刻来凑热闹几人便玩笑的闹起来。

    ……

    温莲安离开了律师事务所之后没有回家。

    她直接开车去了厉言爵的地盘。

    白天这个时候酒吧是安静的但是她知道厉言爵喜欢住在酒吧里所以她直奔现场。

    进了门跟这里的人打招呼温柔微笑熟门熟路的。

    每个人都对她很友善而温莲安只是表现的有些雀跃有些害羞好像来看情郎一样的。

    她这态度给了这里工作人员很多误会。

    比如爵爷如此不近女色那么多搭讪的女人前仆后继的他都没有几首无非就是心中有人。

    而他心中的那个人却不能跟他在一起才会如此痛苦形单影只的。

    而这个人他们说的温莲安就是最符合形象的。

    “爵爷在楼上呢高太太上去吧。给爵爷一个惊喜啊。”

    温莲安眼神闪过一抹暗淡然后笑的有些勉强。

    “我要离婚了。”

    “啊?离婚啊?”

    太好了不是吗?那么爵爷终于可以跟她在一起了?

    工作人员当然不能表现的太激动只是说道:“下一个会更好。您这么漂亮温柔有人可是一直等着呢。”

    温莲安似乎听懂了工作人的话脸上浮现了晕红害羞的被戳穿的心思让人看的越发觉得他们猜对了。

    而温莲安也没有解释不好意思的笑着上楼了。

    而私下里那些人也更乐意见到爵爷有个女人照顾不然一个大男人每天都不接触女人待在酒吧里真的挺让人心疼的。

    虽然他们其实也怕爵爷。

    可又敬又怕又还是很爱戴他的人自然希望他能够好。

    他们已经默默的觉得可以唱起爵爷的婚礼进行曲了。

    温莲安上了二楼之后又在沿着的单独的铁架楼梯上了三楼这里才来到了厉言爵最安静最私密的空间。

    她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却并没有听到动静。

    试着自己开了门竟然没有锁门温莲安探身进去屋内一片漆黑。

    她愣了下但是却捏紧了手指慢慢的稍微适应了一下黑暗然后冲着屋内最中间的那张大床走去。

    温莲安脚步很轻呼吸都放轻她知道厉言爵多年的从军经验很是有警惕性。

    一步一步的终于走到床边之后温莲安俯身想要靠近大床内隆起的男人靠过去。

    黑暗中厉言爵凌冽的五官有些模糊但是她在靠近的时候却闻到了属于厉言爵的气味这个味道让她向往让她想要不顾一切沉迷其中。

    越来越近越来也近……

    突然温莲安的脖子上被一直大手狠狠的掐住。

    温莲安一惊瞬间要窒息。

    而厉言爵锐利的眼神厉光冰冷的看向来人。

    在看到是温莲安的时候他才紧紧的拧了拧眉放开了她。

    温莲安获得自由之后立刻跌坐在地上重重的捂着脖子咳嗽。

    而厉言爵并没有多么体贴但是还是下床将她扶着站起来问了句“怎么是你??来之前不打声招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温莲安终于才缓过来虽然厉言爵刚才那一下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但是他的力气却是真实的当年他可是跟敌人生死对战的身手都足以杀人。对于温莲安这样的柔弱女人几秒钟都能折断她的脖子了。

    房间内灯光亮起温莲安咳嗽的脸色有些红喉咙还一直多不舒服的她一直抚摸着自己的脖子。

    而在厉言爵的面前温莲安已经不是刚才的雀跃了她现在浑身颤抖着充满着恐惧。

    在厉言爵刚要靠近她的时候她浑身一僵硬。

    这个反应厉言爵不陌生停住脚步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越发的冷凝。

    走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边厉言爵套上了t恤好在刚才是穿着裤子的不然温莲安看到了厉言爵会有种很不舒服的奇怪的感觉。

    “怎么过来了?有事儿?”

    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恐惧抬眸看着厉言爵。

    “厉大哥我刚从律所过来去见了秦律师。不想回家自己一个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自己这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所以想来看看你来这里也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你还真的在。”

    “嗯还有吗?”

    “没……我只是来看看你。”

    厉言爵没有再问温莲安放松下来之后这才冲着厉言爵笑了笑露出她平日里惯有的表情。

    娴静漂亮温柔带着光的感觉。

    “厉大哥我请你吃饭吧?中午了已经你也得吃饭是不是?当时陪我了我记得当初小武还说过如果来了帝城一定要吃的东西我现在都还记得清楚。只是这么多年我却都没有替他实现。厉大哥跟我一起算是给小武的吧。”

    厉言爵起身“走吧。”

    这就往外走去而温莲安也才迅速跟上。

    看两人往外走路朗正好从酒吧外往里走刚要打招呼但是看到温莲安的时候路朗脸色微微不太好。

    “你们去哪儿?”

    温莲安笑着解释“去吃午饭。路大哥一起去吧。”

    路朗拒绝“不了我媳妇不让我跟别的女人一起吃饭。”

    “路大哥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回头我要补一份贺礼的。”

    “免了。温小姐的礼物我可要不起。”

    路朗态度如此的直接不给面子让温莲安很是尴尬脸上也有些委屈。

    可是路朗完全不在意看了看厉言爵“爵爷吃饭就吃饭还是小心点别被人给赖上。”

    上了车温莲安坐在厉言爵的车内还是在介意刚才路朗的态度。

    “厉大哥路朗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还是当初我跟高强结婚的事儿?”

    厉言爵应声“不用在意。每个人想法不同做法不同旁人没有立场指责什么。”

    温莲安却有些无奈的笑笑:“我知道我当初选择高强是错的我现在也已经得到教训l了。”

    “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我对不起小武。”

    “他不会想要看到你为他一直守一辈子的。”

    厉言爵的语气中有着很沉痛的色彩说完车厢内气氛已经有些很不好了。

    而温莲安侧头看了眼厉言爵看到他沉下去的脸色嘴唇紧抿的样子她也不敢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他们去了帝城最有名的烤鸭店吃着烤鸭的时候温莲安先拍了照片然后记了些什么文字最后才开始吃的。

    这些行为厉言爵并不问但是却似乎明白。

    其实厉言爵不喜欢吃这玩意儿只是吃了一点而温莲安也吃的不多。

    最后他们还是打包了所有的带走了。

    之后温莲安也没有说也没有问厉言爵就开着车去了很远的公墓。

    叫做小武的男人墓碑上的照片是个带着灿烂笑容的小伙子脸色晒的有些黑但是一双大白牙却看得出他生前应该是个阳光爱笑的可爱男孩子。

    温莲安将烤鸭放下摆了摆手机照片也挑出来同时借了厉言爵的打火机将自己刚才记录的纸条烧了。

    这些做完之后温莲安就坐下来安静的说着话。

    她轻柔的声音很好听。

    厉言爵就站在一旁看着远处的山听着温莲安跟小武话家常。

    曾经那个鲜活的小武最爱在他耳边叽叽喳喳“队长”“队长”的叫个不停。

    而他嘴里最多的话题就是安安这个他深爱的姑娘他规划了未来退伍之后跟安安结婚或者不用等到退伍就可以结婚生个漂亮的闺女让全队这些糙老爷们羡慕死到时候可以大方的让闺女认队长做干爸……

    而那个鲜活的小武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也永远都忘不掉。

    他死不瞑目的眼睛那双常常因为笑起来而快看不大眼缝的眼睛却那么的直勾勾盯着他仿佛在说“队长我不想死队长救我救我……”

    厉言爵突然浑身肌肉绷紧呼吸极重。

    温莲安迅速察觉到了她有些害怕但是却还是起身试着开口叫了他一声。

    “厉大哥?你没事儿吧?”

    厉言爵低沉的压抑自己“没事儿。我先下去等你一会儿你再过来。”

    说完他迅速的迈开长腿离开了。

    而温莲安看着厉言爵的背影盯着很久才叹息一声。

    温莲安是待了一会儿才下去的彼时厉言爵已经恢复了正常坐在驾驶座上一手搭在车窗上手指夹着烟。

    等她上车之后厉言爵才熄灭了烟头发动车子离开。

    将温莲安送回了她的住处在离开之前温莲安还是试着开口。

    “厉大哥过去的事儿也都过去了。没有人会怪你小武那么崇拜你当你是哥哥他也不会希望你一直沉浸在过去的。这话我想应该是小武让我转达给你的希望厉大哥能够听小武的话好不好?”

    厉言爵深深的看了眼温莲安然后应声。

    “知道了。”

    厉言爵驱车漫无目的的在帝城的街道上开着他没有一个能够让他安静下来的地方不是指的环境的安静而是内心的安静。

    ……

    秦雪离开公司刚到楼下就接到了电话。

    看着陌生的电话她心中的预感已经告知她这是谁的电话。

    她直接挂断然后那边继续打继续打。

    几次之后秦雪拉黑了这个号码可是那边又换了陌生号码继续打。

    秦雪终于忍无可忍接了电话。

    她冷着声音无情斥责。

    “有完没完?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早就不是秦家人了不要再找我了。我没有义务管你们这些垃圾的事情。”

    “小雪小雪别挂电话妈妈错了真的求你帮帮我们吧。看在我们把你生下来把你养到大的情分上求你了我们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我情愿你们当时直接掐死我也好过让我在你们的暴力和无耻下活了十八年。”

    “呜呜呜呜……小雪你要是真的不救我们我们就去帝城找你。你弟弟说了还要去电视台登寻人启事一定要找到你的。”

    秦雪冷笑。

    看吧这个可怜的女人一边哭着说自己可怜一边却还在威胁她。

    秦雪对着电话回答:“登吧寻人启事还是什么各种节目你们去做吧。我反正早就跟你们撕破脸了我也不怕曝光。我倒要看看是你们能坚持住还是我能坚持住。毕竟我也是遗传了你们的无耻的。”

    说着她直接挂断电话。

    刚才对电话中人的冷静在挂了电话之后秦雪却还是忍不住的愤怒的颤抖。

    多少年了她十八岁之后逃离了这个家庭的桎梏好不容易从它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么多年她自由的似乎都快忘记了自己曾经有过那么黑暗的时刻。

    可如今这些自由却又要再次被打破被黑暗笼罩。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女孩子了。

    秦雪咬牙然后重新的昂首挺胸自信一笑。

    有本事来啊她骨子里本来就带着那家人的无耻和疯狂那么就看看谁能更狠。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