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修真小说>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三十章 捉妖记
    像是离水的鱼。

    圆脸衙役的眼珠子在眶里死命挣扎着。

    他听见,廊外雨声渐小,彷如整场雨都只为浇灌出一池泥泞;他看见,潮氵显的风鼓荡着光影晃动,将场中人的影子缠绕在一起。

    耳中所闻,眼前所见,都化为恐惧,噬咬着他的心。

    可无奈何。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周身上下唯一能动弹的,却只有一对眼珠子而已。

    他只能竭力晃动眼球,惊惶的视线在每一处阴影、每一点异响中徒劳搜寻。

    ……

    两三秒的时间漫长得难熬。

    脑后。

    “嘎吱。”

    那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哒哒。”

    这是脚步在声声靠近。

    他瞳孔紧缩,几乎凝住了呼吸。

    什么东西?

    周淮?

    他竭力转动眼珠,要把眸光勾过去。

    可旋即。

    一张苍白的人脸钻入眼帘。

    是周淮。

    他一口气刚要松下来,又生生攥在了气管里。

    这张脸太奇怪了。

    眼眶竭力鼓得浑圆;细小的鳞状物像雨后的菌类,一枚枚钻出皮肤;腮帮边沿裂开,露出底下暗红的血肉,在氵显润的空气中慢慢阖动;嘴里似乎包着什么东西,发出些“咕噜咕噜”的声音,越鼓越大……终于,“哇”的一下,一口腥臭涎水淌满下巴。

    光影晃动。

    一滩暗红色的稀泥呕出,盖住了衙役的头脸。

    …………

    圆脸衙役的抽搐渐渐停止。

    正如离了水,徒劳挣扎无果的鱼,终于没了生息。

    那些暗红色的淤泥也从尸体的眼耳口鼻中退出来,蠕(和谐)动着重归周淮或说俎鬼的腹中。

    它发出声心满意足的呻吟。

    摆了摆手。

    更多的淤泥从庭院“爬”进走廊,将吸干精血的尸体拖进泥池。

    它正要去享用下一个猎物。

    一抬头。

    突兀僵住了身子。

    在对面厢房的飞檐上。

    飘洒的细雨中。

    悄无声息地站立着一个纤长的身影。

    雨水沿着鬼面滑落,勾勒得轮廓愈加狰狞冷硬。

    红裙逆着风雨肆意飞扬,宛如一蓬灿漫的烈火。

    正是虞眉。

    ……

    人与妖。

    隔着一庭风雨,默然对峙。

    没有言语,亦无需言语。

    只有……

    “嗾!”

    密集的异响骤起。

    整个院子的泥水都一齐震颤起来,连带着庭中风雨飘散颤动。须臾,滔天泥浪拔地而起,于空中变化出种种刀枪剑戟模样,朝着虞眉绞杀拍打而去。

    来势汹汹。

    大有将檐上的虞眉与脚下的厢房一并拍碎绞烂之意。

    对此。

    正如昨夜一般。

    虞眉只回以一声。

    “敕。”

    风声、雨声、泥涛倒卷之声蓦然消失。

    黑色的细密的雷光四下游走,所过之处,漫天风雨蒸腾一空,掀起的泥涛突兀僵止,化为土胚寸寸干裂。

    须臾。

    雷光隐没。

    柔风细雨重归庭中。

    “哗。”

    雨点拍打在拱起的干土胚上,土胚也在“喀嚓嚓”的声响里轰然倒塌。尘埃弥漫中,俎鬼猛然窜出,舍了虞眉,也舍了廊道里的“美餐”们,直奔后院而去。

    后院出去便是条小巷,小巷尽头就是水道。

    俎鬼可是鱼类成妖。它如此举动,想要做什么,自然也不需多言。

    ……

    虞眉好似为俎鬼还能活蹦乱跳地跑路吃了一惊。

    眼见着对方要逃出视线,才有了动作。

    裙摆飞扬,人已悄然而鬼魅地飞掠而出。

    但比身法更快的,是她挥手间,飙射而出的短针。

    细如牛毛,迅疾难防。

    正是定魄针。

    俎鬼或说周淮,眼看着就能逃进后院。

    昏暗的廊道内,寒芒一闪而逝,它狂奔的动作顿时一僵,触不及防之下,整个身体都跌飞出去,滚入后院浅浅的积水中。

    原是方才定魄针正中了它的立足腿。

    但它毕竟是妖怪,不是寻常人类。体魄要强大许多,除了中针的腿,身体其余部分竟也还能勉强动作。

    只是定魄针入肉太深,难以取出,更来不及取出。

    红影闪动,虞眉已然出现在了正房屋脊之上。

    周淮那张半人半鱼的怪脸上露出一种决绝之色,抓住中针的腿,而后用力一拧,竟是将整条腿都给扯了下来。

    鲜血涌入积水。

    它已不假思索,翻身而起,仅凭着一条腿,连蹦带跳向着后门急急逃去。

    然而。

    寒光再起。

    又一枚定魄针悄然而来

    借着后院中风雨的掩护,飞针太快,太过隐秘,俎鬼几乎没有躲闪的余地,便再次被定魄针射中。

    单脚蹦跳的动作立时走形,被惯性携裹着飞滚出去,“砰”的一声巨响,砸烂了后院的木门,滚入门前横流的污水里。

    紧随着,一席红裙飘然而坠。

    虞眉掀开破碎的门板,却只有一条断腿躺在污水当中。

    眸光一转。

    但见前头藤萝繁盛的小巷中,俎鬼把双手作双脚,拖着残躯,趟着积水,亡命狂“奔”。

    虞眉抬手一挥。

    第三枚定魄针电射而出。

    俎鬼双脚俱全时尚且闪躲不过,眼下只剩双手,更加逃不了。

    但它也多少察觉了身后的杀机,身子微微一侧,让过了身体要害,而定魄针却也钻进了右手手肘。

    身体顿时一歪,滚入了藤萝丛中,绞得落英零落。

    可是,此时此地。

    紧追不舍的虞眉尚在十步外的巷口,水道却在五步外的巷子尽头。

    “咔。”

    那是骨节扭断的声音。

    “呲。”

    这是血液喷溅的响动。

    俎鬼随手抛下断臂,用着仅剩的手臂从藤萝丛中猛然弹出。

    手掌稳稳落在青石板上,只消再一撑跃,便能投入水中,逃脱升天。

    但还未来得及法力。

    第四枚定魄针却如附骨之疽,越过小巷,穿过藤萝,悄然没入它仅剩的肢体。

    俎鬼终于彻底僵住,倒在距离水面的一步之地。

    到此为止呢?

    不。

    只见它奋力昂起头颅。

    “啪叽”一声。

    脑袋连着脖颈,脖颈连着一截血淋淋的鱼躯,竟从胸腔中钻了出来,以人头鱼身的怪异姿态,越过这一步之遥,就要投入水中,从此逃脱升天。

    可惜。

    雨幕后传来从容的敕令。

    “吾奉临水夫人急急如律令。”

    那看来空无一物的水面上,突然浮现出一道渔网,并猛然收紧将懵逼的俎鬼网入其中,而后带着它倒飞而回,又复跌入藤萝狼藉的小巷,跌在了虞眉的脚下。

    ……

    小巷逼仄。

    柔风细雨灌进来,竟然也显出几分凌厉。

    人与妖。

    两厢对视,依旧无言。

    虞眉只是抽剑,挥剑。

    “锵!”

    关键之时,从旁探出一柄长剑堪堪封住了虞眉的剑刃。

    虞眉立时抽身而退,冷冷注视来人。

    李长安喘了几大口出气,一剑又将蠢蠢欲动的俎鬼钉在地上。

    这才对虞眉笑道:

    “还请手下留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