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以牙之名 > 32章 情人
    “……”

    夏渝州拎着塑料袋把东西捡起来, 灭蚊灯撞成了歪脖灯, 蚊香片碎成了八瓣。那盏看起来最脆弱的马提灯, 反倒完好无损, 通体玻璃连条裂痕都没有, 真是灯比灯得扔。

    “那蚊子呢?”

    “也会弹出。”

    夏渝州瞬间觉得无数看不见的蚊子扑面而来, 都是成千上万致病菌组成的, 赶紧戴好口罩。而后一愣:“不对,那我杀的蚊子岂不是没了!”

    这些大蚊子,离开镜中世界就看不见了,活蚊子弹出还能再招回来, 死蚊子大概这辈子也回不来了。

    司君:“嗯。”

    夏渝州不死心地伸头回去看看, 镜中干干净净, 连一根蚊子毛都没有了。心痛地抹掉刚刚点上去的血,杀得急没有仔细数,但多少都是物资, 收起来能换不少吃的。

    消失在黑夜中的不是蚊子, 而是儿子的奶粉!

    “你杀了近百只,黄昏路上的状况应该不会更糟糕了。”司君将变回袖扣的佩剑擦拭干净,慢条斯理地戴上。

    近百只……

    夏渝州听到数量更心疼了,看到司君戴袖扣, 才发现自己手中空空,佩剑呢?

    佩剑重新缩成了家徽, 小小一枚掉在地上看不到,只得蹲下用手机灯照着摸索。摸着摸着, 碰到一只微凉的手,条件反射地缩回,却被反手捉住。

    司君将那只沾满了血迹和灰尘的爪子捏住,掌心翻转朝上,用手帕擦拭干净。而后,抬眼看看夏渝州的脸。见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思,抿唇捡起地上的袖扣,擦了擦,放到夏渝州手中:“我们谈谈。”

    夏渝州握住掌心的家徽,站起身来:“谈什么……哎哎!”

    没等夏渝州酝酿好情绪,就瞧见司君拎着他的塑料袋往垃圾桶里扔。一个阻止不及,他的歪脖灯、蚊香片、大发塑料袋都没了,只剩一只电蚊拍外加几节干电池。

    “怎么?”司君抬眼看他。

    “浪费可耻啊,大少爷。”夏渝州想把那个灭蚊灯捡回来,虽然歪了但凑合还能用的,被司君一把拽走。

    司君抬手,示意夏渝州:“上车。”

    夏渝州看看那辆漂亮的银色跑车,拎着电蚊拍坐到了引擎盖上。

    司君:“……”

    默默停下准备拉车门的手,走到夏渝州身边站定。两人互相看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当年的事,一连串发生得猝不及防,不说道别,两人连好好说句话都没做到。上次在大宅,虽然激动之下说开了些,但那条短信依旧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道阻碍。因为这条短信,夏渝州没法告诉司君,他那天其实遇到了袭击,所以离开得又快又急。

    沉默的气氛令人窒息,夏渝州拉开口罩,试图说话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袭击你的人,你还记得多少?”司君忽然开口,垂目看着夏渝州露出唇外的那颗牙尖尖。

    夏渝州被他盯着牙看,有些不自在,想把牙合进槽里,但怎么都合不好,索性放弃了:“酒店前台给我一张房卡,我在房间里等了大概半小时,有人刷卡进门。我以为是你,就扑到门口去。结果闯进来三个人,都戴着口罩,上来就给我一下。”

    司君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握紧:“一下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能是电击棒之类的,”夏渝州挠头,“具体的我都记不清了,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认为是血族的身份暴露,惹来猎人了。”

    司君缓缓吸了口气,哑声道:“你以为,是我要害你,对吗?”

    夏渝州放在腿上的手微颤:“没有。”

    这话有点亏心。

    那时候他不知道司君是血族,还以为自己的身份隐瞒得天|衣无缝。其实在过去的十九年里,他从没觉得自己是另一个物种,只是牙齿长了些、食物里多了血液的普通青年。不过喝血这种事,普通人肯定难以接受,所以他一直没让司君知道。

    那天他跟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起了冲突,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

    夏渝州自己会功夫,三两下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但耐不住对方有跟班,一棍子下去把夏渝州打倒,按着他让富二代揍。

    “呦呵,你不是挺横的吗?”富二代擦擦流血不止的鼻子,拎着个啤酒瓶走过来,“咔嚓”一声敲在夏渝州脑袋上。

    玻璃碎裂的声音,沿着骨头传到耳朵里,夏渝州脑袋“嗡”地一声响。血顺着眉梢滑到嘴角,被露在唇外的血牙吸住,眼前渐渐蒙上了一层赤红。

    等夏渝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狠狠咬住了对方的脖子。大量温热的鲜血,顺着牙管流入胃中,那是他第一次大口品尝人类的血。老实说,并不怎么好喝,带着酒精的辛辣酸苦,远不及咬破司君耳朵时尝到的那一口甘甜。

    “夏渝州!”司君的一声惊呼把他从血雾中惊醒,连拖带拽地把他俩分开,紧紧按着他的肩膀,“看着我,夏渝州,醒醒!”

    逐渐对上焦距,夏渝州看到司君的白衬衫上染了血,伸手想给他擦擦,却不料抹了更多的血上去。

    “夏渝州,不要人类当食物!”

    这句话,把他从混混沌沌中一棒子击醒,瞬间恢复清明,夏渝州试图辩解:“我不是……”

    “啊――杀人了!快报警!”外面响起了尖叫声。

    ……

    夏渝州,不要把人类当食物!

    蹲在号子里的时候,这句话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血族的身份被司君知道了,而且显然他不太能接受。直到出去之后给他打电话,他说:“别怕,我会解决。这几天不要出门,剩下的交给我。”

    坚定有力的声音,重新给了夏渝州希望。

    这五年来,他其实一直在两种矛盾中挣扎。

    “不要把人类当食物!”

    “别怕,剩下的交给我!”

    前进一步是天堂,他相信那天司君只是约会迟到,跟害他的人没有关系;后退一步是深渊,或许司君真的无法接受他是个血族,把消息透露给了其他人。

    微不可查的犹疑,偏偏被司君捕捉到。他极轻极缓地吸了口气,像是受伤后痛极的喘息:“还有呢?那些人说了什么。”

    “他们基本上不说话,我只记得几个词,‘火种’‘灭掉火种’。”夏渝州努力回忆,只能想起来这两个词。

    火种。

    司君紧紧皱起眉头。这个词,在他所知的血族用于中,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但那些人在伤害夏渝州的时候说这个,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词汇。

    “可能他们在抽烟吧,同伴叫他熄火。”夏渝州不想回忆那天的经过,抹了把脸,才发现自己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真是没出息,都多少年了。

    “我会查清楚,给你个交代的。”司君的声音越来越哑,那条消息是从自己手机里发出去的,必然跟伤害夏渝州的是同一伙人。

    “好。”既然有关联,那有司君帮着查就方便多了,夏渝州心里松快不少,抬头,就瞧见司君的脸已经白到没有血色。

    虽然血族本来就白吧,但这个白法就不正常了。

    夏渝州伸手,两指捏住西装袖口,拽拽司君的袖子:“嘿,怎么了?”

    司君低头看着他那两根手指:“现在说这些也许没什么意义,但请你相信,那条短信真的不是我发的。”

    “我知道,”夏渝州摆手,咧嘴笑,“你不会约我去快捷酒店对吧?我那时候没见过世面,也不知道你大少爷这么有钱,我还信以为真,巴巴地要去跟你开房呢。”

    说来丢人,他当时还真想过司君是约他去那什么的,还恬不知耻地问周树:“哎你说,我要不要带盒套去。”

    周树:“……”

    夏渝州:“算了,带盒套太明显了。”

    弟弟松了口气。

    夏渝州使劲拍了一下弟弟的大腿,决定道:“还是带瓶油吧。”

    周树:“你要点脸行不,人家也许就是约你说个事的,你进去掏出来一兜这玩意儿,丢不丢人?”

    司君苍白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你……”

    “咳……”不小心把当年的挫事说出来,夏渝州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那什么,你那个灯在哪里买的,我这几天自己再杀杀蚊子,为民除害,顺道赚点早餐。”

    却不料一直木头似的站在原地的人,突然上前一步,直愣愣地戳在了他两腿中间。司君单手撑在车盖上,离得极近,眼睛却不肯看他,只盯着那颗小牙,呼吸急促:“其实,我可以给你领主……情人的认证。”

    “啊?”夏渝州惊呆,好端端的认证什么情人,难道贴身大骑士再升职就是领主情人了?这是什么办公室潜规则套路!

    “这样你就可以每天免费领早餐了。”司君转正了脑袋,真诚地看着他。

    夏渝州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喷到自己的血牙上,控制不住的颤栗感传遍全身,忍不住单手撑着轻轻后仰,脱口而出:“不,不用了,我还是想靠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

    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