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良奴为妃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执意
    如鱼饮水,冷暖自。

    到底值不值得,外人说了不算,只有卫芮自己才清楚。

    她的眼神就像绾香独自闯入皇城弑君时一样坚毅,绾香瞧着卫芮轻舒一口气,拿起酒壶亲自倒了酒给她。

    就算是卫芮不拿杳儿做为交换,绾香也忍不住想要替她铺一铺路。

    但这件事看似简单实则繁琐,绾香垂眼想了一会才开口:“萧氏是皇族,你的名字加不进去。

    至于荣氏,王爷以与百宁候的交情硬是加了一个我进去,也不好再开口。”

    “卫芮明白。王妃当初并非贱籍,而且是要高嫁。把王妃写进荣氏族谱风光大嫁,于荣氏一族也是益事。

    而我,就算王妃开口说动王爷,王爷也愿意去踏百宁候的人情,荣氏族长也未必愿意。何况百宁候人在衡凉,来回传信也多有不便。”

    “既然你心如明镜,还来求我做什么?”

    “王爷是皇族。”卫芮看向绾香身边的秋荻:“所以,就算是王妃身边的丫鬟都比寻常百姓家的女儿贵气。”

    “丫鬟?”绾香惊诧的看着卫芮,似乎明白她的意思,试探着问:“你不会是要到王府里做丫鬟吧?”

    见卫芮不说话,绾香打开折扇轻笑到:“抛开你的身份不说,绥国公府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叫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丫鬟吧?

    何况那小公子还是永晟公主的唯一的儿子,国公府的嫡子,是要承袭爵位的。不同于那几个庶出的公子,可以肆意妄为。”

    “公子想要袭爵,自然是不能有任何话柄落于人口,他的妻子背后应该站着能够与之匹敌的母族。

    从卫芮得知公子身份之时,便明白此路艰难。所以卫芮求的并非正妻之位,只是希望能光明正大的迈进国公府,陪伴公子左右,此身足矣。”

    她说的诚恳,情真意切。即触动了绾香,也感动了秋荻。但她的真诚并没有叫绾香一口答应下来,绾香有意无意的摇晃着折扇说到:“平南王府有个齐夫人。你可知道齐夫人是何许人?”

    “知道,王爷的贵妾,齐候的庶女。”

    “她的亲生姨娘是齐候的妾室,主母强势长姐跋扈,多少年不见一面的父亲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说是侯府千金,尊贵之躯,却活的不及一个丫鬟。你知道她为何被送进平南王府?”

    卫芮疑惑的看着绾香,绾香回答:“因为齐鸢想叫她死在平南王府,以命栽赃。

    再不济她也是齐候血脉,却免不了沦落至此,被当成一颗棋子,命日草芥。庶女的命运尚且如此,何况她的生母呢?”

    “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相信他不会。”

    “不会?”绾香一直以为卫芮拎得清,却不想她也有愚不可及的时候。

    若是遇到个仁义的主母还好些,可一旦遇到齐候夫人那样的,卫芮这个身份不入流的人,日子可要怎么熬?

    到时候就算那个不扛事的‘小公子’再有心,也不敢去违拗永晟公主吧?

    对于一个没有根基甚至没有母家的女人来说,这哪里算得上是一条路?简直是跳进火坑去赴死。

    卫芮满心欢喜的憧憬未来:“若是我们也能有个孩子,孩子且争气,对于一个只能活在后院的女人来讲,也是有指望的。”

    想到这绾香忍不住又提醒:“但这皇城中的大宅院里,多少女人的孩子是生不出来的?为此搭上一条命也是有的。

    都说女人生子凶险无比,倘若都是糟受横祸真的凶险也就罢了。就算孩子生下来,不也是要养在主母的膝下?

    齐候府的林姨娘再受宠,她的长子齐蔚不还是要送去齐候夫人膝下?”

    卫芮拿起酒杯把玩在手里,发际留下来的一绺头发勾勒着她的侧脸,清秀的侧脸显得柔和得多,她咬咬嘴角,并不想面对绾香说的现实。

    可现实就是如此,即冷酷又叫人无法逃避,她说:“王妃上次还说你我之间并不熟知,没必要情浅言深。

    这次是怎么了?难道不想从我这里得知杳儿的下落了?”

    “是啊。”绾香回想起过去种种又看了眼卫芮,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到:“我好像又不想见到她了。”

    两人相视许久,突然一起笑了出来。明明相识不久,却一个眼神便能领会对方深意。

    也许卫芮时常这样对待自己的主顾,所以总能叫人一见如故。又或许,她真的和自己太像了。

    倘若萧怀瑾也是个靠不住的,自己会不会依旧奋不顾身?绾香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但她此刻犹豫了,卫芮却没有。

    她说:“王妃,不管你信与不信,飞蛾扑火的那一瞬间,它都是幸福的。”

    这一刻绾香竟然呆了,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楼下琴女已经起身离开。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两只曲子都已奏完。

    绾香拿起折扇起身:“难怪王爷张口夸赞你。你认为我会把一个王爷难得开口夸赞的女人,留在平南王府吗?”

    “可王妃的架势,像极了要管上这码闲事。”

    “被猜中心思的感觉真是不好受。”绾香算是理解当初萧怀瑾被自己戳穿心思的感觉了,她给卫芮扔下一句话:“你收拾行装吧,动作轻些,我回去替你置办个院子,然后叫人来给你赎身。”

    这似乎并不是卫芮所要的:“可是……”

    “你出嫁当日,我可以让你从平南王府出门,也会亲自替你去绥国公府提亲,但我不会叫你住在平南王府。因为我也是个小心眼的女人。”

    说到这卫芮会心一笑,站起身郑重的向绾香行礼:“王妃蛇口佛心,卫芮遥不相及。

    此刻也算是明了,为何美人拥簇王爷也还是会对王妃念念不忘。”

    “你不用恭维我,我并非想成全你,而是成全我自己。只要你嫁了,王爷的心思才不会放到你身上。”

    她笑着看绾香:“王爷何等人物?私下里说句大不敬的话,倘若他真的对我有心,就算我嫁的是当今圣上,他也有本是把我带回平南王府不是吗?这点王妃比谁都清楚。”

    绾香注视着她:“切不可太过聪明。”

    卫芮低下头:“卫芮谨记教诲。”

    随后卫芮看到眼前的白靴一步步走远,直到听见掀开帘子的声音,卫芮才再一次的抬起头。

    从清月坊出来的那一刻,绾香的心情是愉悦的。不知道是因为卫芮还是因为此刻的斜阳和裹着金边的云。

    她合上折扇踏上车凳,准备回王府。

    坐在身旁的秋荻似有些许不情愿,小声问到:“王妃真打算替卫芮去国公府提亲吗?”

    “我虽不是男人,却也知道一言九鼎。”

    “可王妃……这未免太荒唐了。全皇城的人都知道卫芮何许人也,王妃千金之躯,与这样一个贱籍女子粘上关系……就算是带在身边做下人也是不妥的。”

    “我在皇城里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不过是个歌姬,不妥又能不妥到哪里?”

    “可别的也就算了,偏偏要去给她提亲,一个女儿家上门提亲,还是个妾室。奴婢斗胆,王妃若是真的同绥国公与永晟公主开了口,波及的可是整个平南王府的颜面。

    何况这一张口,还只是求一个妾。不知道的都要给笑掉大牙了,永晟公主更是不知道怎么说到咱们。

    说不定还得碰得一鼻子灰。”

    绾香靠着软垫不说话,她心里还记着和永晟公主的过节。

    当初若不是打着永晟公主女儿的旗号,自己也无法进宫说起来是相互利用,谈不上什么人。

    就算永晟公主念着三分情面,可这件事一说出口,便什么情面都没了。

    不过想到卫芮那痴心一片的样子,绾香也不得不拿出这个面子卖弄下。不为别的,只为了那一句‘飞蛾扑火的时候它是幸福的’。

    车子到了王府后门,秋荻扶着绾香下车。

    绾香猜想着,萧怀瑾应给已经回东院等自己了,说不定他还要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训斥自己一通。

    见到在后门等和接应自己的家奴时,绾香更加笃定心中的所有猜测。

    秋荻紧跟着绾香:“王妃怎么办?王爷好像知道咱们偷偷溜出去了。”

    绾香摇晃着折扇,扬着清秀的小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知道就知道了呗。他还敢对我动家法不成?”

    路过琼华台的时候,绾香朝那边看了一眼:“这几日琼华台还算是安生。”

    “按照王妃的意思,处理赤瞳尸体的时候她被按在旁边看着。听说当时就忍不住吐了一地污秽,回去之后还病了一场。”

    “该叫人给他医的时候便去叫人,我可是答应过她保她不死的。”

    “是啊,王妃答应过保她不死,倘若是她自己不争气可也就怨不得别人了。”

    绾香看着琼花台的方向冷笑了下,转身离开。

    和绾香猜测的一样,萧怀瑾握着书坐在案前正等着绾香,听到脚步声当即抬眼怒视,吓得原本兴致冲冲的绾香连忙放慢脚步,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萧怀瑾,轻声唤一句:“王爷。”

    萧怀瑾听了把书一扔,一手搭到自己的膝盖上,一手放在案桌上瞪着绾香:“你一言不合就明目张胆的溜出去,连门房都懒得收买一下,把本王置于何地啊?

    不对,哪里是一言不合?本王根本就没说上话。”

    “可王爷……也没说不让出去啊。”

    秋荻紧跟着绾香,刚一抬头便迎上萧怀瑾凌厉的眼神,吓得秋荻浑身一抖,明事理的秋荻忙转身出去,还带上了门。

    站在门口拍拍自己心口,似乎在庆幸自己跑的够快,没有被迁怒。

    她一边拍着心口一边朝前走,低头瞧着石板路,忽而见到一双黑色的长靴,在朝上看是泛着银光的软甲,然后是和萧怀瑾一般不苟言笑的脸。

    高高束起的头发被银色的发冠箍住,整个人看着十分精神。

    日盼夜盼他不归,无意回首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秋荻见到梁错竟失了语,想说的话不敢说,呼吸急促紧张到结巴:“你……你……”

    梁错倒是自然极了,直接问到:“听说你找我?”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