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她从末世来[50年代] > 路上来客【收藏满6000加更
    顶着夹杂着雪坷垃的刺骨寒风正走在路上的赵三明还不知道自己亲娘已经到他家等着他了, 这会儿他正喘着粗气扛着一麻袋的东西走在回家的路上。

    因为没了张大海,再加上清水镇上的黑市经过抓通缉犯的事儿给闹得全散了, 赵三明要买东西,在镇上根本买不着,除非正儿八经的去供销社买。

    可赵三明都习惯了想买啥用钱就成的黑市环境,让他去供销社同一群大婶子小媳妇挤着抢年货,还不一定能抢得到, 那真是比拿绳子拴他脖子还难受。

    更别说他也没啥票,只青梅每个月随着五十块钱工资下来的一点票据。

    一路寻摸着, 赵三明就顺着买粮食的那个村子一路寻摸了许久, 这才在外面耽搁了两天。

    这个时候赵三明是真怀念当初海哥还在清水镇上的时候, 他想要啥, 跟海哥那边的一群兄弟打个招呼,回头一顿饭的功夫就能给准备好, 一个个还全都是内部价。

    “呼――”

    赵三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到了半空就变成了一阵白雾。

    肩膀实在受不住了, 赵三明把肩膀上的麻袋放下来歇一歇,从怀里掏出个还带着点体温的馒头胡乱啃两口。

    干馒头有点噎, 赵三明随手从路边的树叶上揪两撮雪扔进嘴里, 很快就化成水滋润了喉咙。

    一路从外面走回屯子里, 可要费不少的功夫, 好在这会儿山上的虎狼野猪还没断食断到把目光往山下投的时候, 这条路也是有许多人踩过的,人气儿十足, 赵三明走着也不算危险。

    正走到一个分叉路口的时候,赵三明远远听见有人的说话声,扭头伸脖子一看,来的是两个人。

    女的应该是个上了点年纪的妇女,嗓门儿尖利的说着啥。

    因为彼此距离还有点远,赵三明就偶尔听见几个音。

    另一个是半大小子,戴个雷锋帽,露出一张冻红的脸蛋。两人背了个包袱,穿得跟熊似的,走得也挺慢的。

    赵三明心里嘀咕一声,这难道是去大岗屯走亲戚的?

    要说大冬天里,谁出个门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可劲儿裹着,可一个屯子里的人,看个身形还是能看出眼熟来。

    赵三明确定这两个跟自己一样往大岗屯方向走的人不是屯里人。

    不过这个事儿也就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赵三明自己都累得不行了,哪还有时间去想别人的事。

    歇了一分钟不到,一心想着早点回家的赵三明很快就重新扛上麻袋,弓着背快步往前走。

    人驮着重物,反而会下意识走快一点,加上后面那两人走走停停的,赵三明没多久就消失在了。

    半大的小子走着走着身上就开始发汗了,青叶要把帽子取下来,张翠花看见了连忙拍开他胳膊,呵斥着不准他摘帽子:“别看现在热,一取了帽子脑袋还不得冻坏!”

    说着张翠花就去帮儿子整理扯歪了的帽子。

    青叶不耐烦的挥着胳膊把她手打开,可也没继续坚持摘帽子了,只郁闷地看着前方:“娘,这大岗屯到底还有多久才到啊,我腿都要走断了!”

    今天早上张翠花去问刚子媳妇带的话带到了没有,青梅又是个什么反应。

    歇了一晚上已经缓过劲来的刚子媳妇当即就朝她翻了个白眼,张开嘴巴就要说自己被举起来扔出去的事。

    可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想到什么,刚子媳妇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一变,变成了幸灾乐祸:“我说翠花嫂子,当年你嫁进青家可劲儿糟蹋青梅,等人长大了一块腊肉就给换出去给个二流子当了媳妇,你还真以为自己多大功劳?嘁,把人害惨了现在还想去要好处,你真当人青梅是个傻的?”

    刺儿了张翠花一番,刚子媳妇继续嘴巴不停歇地说:“人青梅说了,就没想到你能脸皮厚到这程度,甭说老青叔病了,就算是埋坑填土了人都不带回来瞅一眼的!”

    眼看着张翠花被气得鼻孔一张一合的直喘粗气,刚子媳妇心情愉悦地哼着小调转身走了。

    虽说她再不敢去对付青梅那小娘皮,可被欺负了也不能白欺负,就让张翠花一家子去折腾呗。

    怎么说张翠花也是那小娘皮的娘,还有个混不吝的亲老弟青叶,她才不信小娘皮回头能把这两个人也给举起来扔出去!

    张翠花确实被气得不行,虽然相好的说那丫头现在如何如何厉害,可在张翠花固定的认知中,青梅还是一个随便她搓磨的小丫头片子。

    想来想去,张翠花回去就冲青有粮发了一通火。

    青有粮知道了青梅确实发达了,又有粮又有肉吃,每个月上山跑几趟就能从政府领工资。

    虽然没人知道那工资有多少,可青有粮想着,再不济也能有个五、六块钱吧?

    张翠花是靠不住的,青有粮需要给自己找个活路,这个活路最好还能把他宝贝儿子也给拉扯着过上好日子。

    恰好这个时候就知道了青梅的事,可不就是赶巧了么。

    青叶知道青梅不会给他们送肉,也是很恼火,闹着要收拾包袱去青梅家住他个三、五年的。

    自从青有粮生病挣不到工分,青叶都好久没吃饱过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秋猎,结果因为他爹没参加,他娘也没去帮着处理野味儿,所以他们家就分到一点点肉,都不够他多吃两口的。

    青叶馋肉馋得不行,晚上流出来的清口水能把枕头都给湿透,白天里看见啥也是一门心思想要往嘴里塞。

    现在知道了自己便宜姐姐那里有肉有粮随便吃,青叶哪里还忍得住啊,真就是抓心挠肝地恨不得立马飞过去吃肉。

    青有粮一听,连忙也在旁边敲边鼓,就盼着儿子去稳住了脚他也就能顺势也住过去享福。

    张翠花拦人也是因为担心儿子安全问题,看青有粮也支持,想了想,就决定自己亲自出马,把儿子送到大岗屯安顿好了自己再回来。

    其实张翠花也明白青有粮的小心思,要是真能丢掉这个老废物,张翠花是举双手双脚地赞同。

    到时候儿子能吃好喝好,这老废物也有人接收,她就在嘎子村担个青有粮媳妇的名头,每天里想跟哪个好就跟哪个好,潇洒得很。

    时不时还能借着老废物的关系去青梅那里弄点好处回来,只是想一想,那日子就美得人脚下发飘。

    可过上美日子之前,两母子就被这看不见头的路给累坏了。

    青叶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张翠花也没去过大岗屯啊,就知道大概方向如何走,现在也没办法回答儿子。

    不过张翠花嘴巴上还是说:“快了快了,哎伢子你看,前面有个人,咱们刚好去问一问!”

    张翠花看见了前面一个人正站着歇气儿,拉扯着儿子想要快走几步撵上去。

    青叶不情不愿地跟着跑了几步,可没跑多远,前面那人就扛起麻袋走得飞快,就像有狗在后面撵似的,很快就看不见人影了。

    青叶一气,扭身甩开张翠花拽着自己胳膊的手,双腿一软就直接坐地上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要走了!我现在就要吃肉!娘,你去大岗屯找死丫头,让她把肉都给我送过来!”

    青叶小时候没少欺负青梅,特别小的时候他还不懂如何欺负人,还是他娘亲自手把手教会的。

    所以到现在,青叶都觉得有他娘在,青梅再厉害也逃不出她娘的手掌心,啥都应该听他娘的。

    张翠花一张风韵犹存的脸登时便成了苦瓜脸,儿子犯起浑来可不好哄,可让他就这么坐在地上肯定是不行的。

    前几天的那场雪还没化完,天天刮着冷风,都给把雪吹成冰凌子了,踩上去都能打滑。

    现在这雪也眼瞅着要越下越大,张翠花知道再耽误下去,两个人都得挨冻。

    “伢子乖,快起来,你看刚才那人走那么快,肯定是没多久就能到大岗屯了!”

    这边张翠花挖空心思哄坐在地上蹬腿撒泼的儿子,赵三明埋头赶路,可算是在傍晚的时候摸黑进了屯子。

    要说现在其实也不晚,看时间,才五点多,可抵不住今天天上阴云密布,老早就集结起来一层又一层乌云。

    这么一来,天黑得自然就更早。

    不过这个时间到家,反而刚好让赵三明不用再在外面挨上几个小时的冻,绕着弯专门捡没啥人的小路直接就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青梅跟狗子正准备吃饭,听见有人推开院门,青梅本是想站起身的。

    等听清楚了脚步声的频率跟轻重,知道是赵三明回来了,青梅就重新坐了下去,继续烧火。

    踩着个木头墩子正专心致志查看着锅里炖汤的狗子可没青梅那么好的耳力,等到赵三明掀开门帘吆喝一声“我回来了”,还把狗子吓得丢了锅铲踉跄着要从木敦子上摔下来。

    赵三明眼疾手快,伸手一把给接住了,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嘴上顺口训他:“咋毛毛躁躁的,你要是摔了,谁给你梅姨做饭吃?”

    赵三明走了这两天,狗子看着外面的雪也挺担心他的,现在看他回来了,狗子在地上站稳了脚,转身仰头就冲赵三明露出个大大的笑:“小明叔,你可算回来了!”

    有人惦记的滋味还是挺不错的。

    赵三明笑着在狗子头上搓了两把,这才整个人走进来,把门给关上,门帘也掩好,放下麻袋转身跟青梅邀功:“梅子,这次我可弄到了不少好东西,你快来看看!”

    赵三明买的东西确实多,而且还不像以前,总买些雪花膏啊罐头糖果这些稀奇却不实用的东西。

    这次的东西多是从村里偷偷跟人买的,有花生,有土布,有布鞋,还有些豆干啥的,都是用得上的东西。

    青梅给了赵三明一个赞赏的浅笑,乐得赵三明差点找不着北,也笑得他心情荡漾,一瞬间的功夫就从青梅这个笑想到了青梅愿意跟他钻被窝那上头去了。

    “对了,你娘今天下午过来等了你许久,应该是有什么事。”

    一边清点东西,青梅一边说了秋老太的事。

    赵三明“哦”了一声:“那我明天过去看看。”

    青梅这边一家人围着灶膛暖呼呼的清点东西,张翠花跟青叶却还在路上跌跌撞撞赶路,天黑了,山上时不时传来虎啸狼嚎的,可把两人给吓得不行,青叶都不用人哄了,走得比他娘都还快。

    这次换成是张翠花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的追着喊他走慢点了。

    “走慢点干啥?你是巴不得我被狼叼走吃饱了好不来害你是吧!”

    青叶没好气地嚷嚷,嚷完了自己走得更快了,最后更是直接小跑了起来。

    万一狼群来了,肯定是先吃跑得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