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巧女喜当家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竟然有此等丑事
    钱月梅由苏嬷嬷扶着坐下,说了一句:“这汤的味儿倒还算是正宗。”

    沈小鱼把发面烙饼和爽口的小配菜都摆上,说道:“夫人请用吧,肯定好吃。”

    钱月梅也不以为意,胡辣汤她也不是没有喝过,就算这发面烙饼和小菜都看着不错,那也就是寻常的饭食罢了,也没有报什么大的期望。

    不过这一口下了肚,钱月梅就挑了挑眉,想着这京都城的确是和辽阳城不一样,正宗不正宗她已经不好做结论了,毕竟也没去过胡人的地盘喝过,不过这口味还真是“提神儿”!

    苏嬷嬷伺候钱月梅那么久,只要一个皱眉都看得出钱月梅的心思,就看着沈小鱼点点头。

    沈小鱼心里踏实了,想讨未来婆婆欢心也实在是不易。

    中午一顿饭吃完,钱月梅的脸也有了些血色,就说道:“以后药也不用喝了。”原本就是心病,喝什么药也是没用,还不如这一碗胡辣汤效果好。

    沈小鱼点头,就不让红枣再熬药了,钱月梅让沈小鱼不用再在这里耗着时间,沈小鱼就先回了房。

    沈小鱼一走,苏嬷嬷就说道:“以后她会是个好媳妇的。”

    钱月梅叹气,倒是也没有再反驳,不过只孝敬她这么一天,怕就是虚情假意,若是以后日日都关怀照料,才看得出是真心。

    沈小鱼下午得空了就去铺子看一看,现在生意还算稳定,之前有人定的东西也都清了单,这次赚了不少。

    孙嫂子见沈小鱼来了,就闲聊着,沈小鱼就去清点一下剩下的存货,有些材料用完了也要赶紧补货了。

    孙嫂子吃着瓜子,就见一人来了,连忙说道:“赵家少奶奶来了,快进来坐!”

    沈小鱼一听是“赵家少奶奶”,就赶紧回头,果然是程灵思来了。

    程灵思此时正挺着肚子,沈小鱼一愣,就问:“这是……有喜了?”

    程灵思笑着点头:“可不是嘛,都四个多月了!”她这肚子还比较显怀,四个多月的肚子比五个月的都大。现在出门身旁还得跟着俩丫鬟,要不然婆母都不让出门。

    沈小鱼咋舌,赶紧让程灵思坐下说话,还不忘那一块软垫子让程灵思坐。

    “我说最近怎么不怎么见你人呢,还以为嫁了人以后就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呢!”沈小鱼笑着说道。

    程灵思不太好意思:“婆母怕胎象不稳,就让四个月以后才能走动。”

    沈小鱼点头,就问:“今儿来是闲聊还是有事儿?若是有事,你让家里人来说一声就是了,你挺个大肚子就别四处瞎跑了!”

    程灵思说道:“想来你这定一件挂件,孩子算日子应该是属牛的,我陪嫁了一块檀香木,想让你给我雕刻一件。”

    沈小鱼笑着:“这还不容易吗!”雕刻她在行。

    程灵思说完了正事也不着急走,在宅子里憋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要唠个痛快。

    “话说我这孩子都有了,你什么时候成亲啊?”程灵思问道。

    沈小鱼苦笑:“这事儿也不用你追我赶吧?”

    程灵思就说道:“早点生,生下来两个孩子差的不多,还能一块玩,要是差得多了,玩不到一块去了。”

    沈小鱼就琢磨今年应该就能把亲事定下来了,至于生孩子,就以后再说了。

    两人正聊着,沈小鱼就看街上有一个人路过自己的铺子门口,沈小鱼一愣,赶紧探出头仔细的瞅了瞅,然后就对程灵思说道:“你也先别唠了,改日我去你府上咱们再聊!”然后就匆匆出了门。

    孙嫂子看沈小鱼神情有异,又这么着急的走了,也是纳闷沈小鱼是去干啥去了。程灵思看沈小鱼走了,她也就该走了,和孙嫂子招呼一声就先撤退了。

    沈小鱼出了门之后,就一路追上去,不过也偷偷的跟着,刚才她看到的人是王秀烟,王秀烟平日都是在自己的院子哄孩子,很少出门,何况京都城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出门的理由。

    沈小鱼跟了一路,就看王秀烟进了一间客栈,她趴在门边,看着王秀烟问都没有问,直接就上了二楼,她也就跟着一块上去了。

    客栈的二楼都是客房,王秀烟直接走到了一间房门口,拍门之前还左顾右盼一下,沈小鱼赶紧就先躲了,等再伸出头的时候,王秀烟已经不见了。

    沈小鱼走过去,就看了下门上的字,写的是“玄丙”,沈小鱼想了想,就先下了楼,然后到了柜台,就问柜台的掌柜:“玄丙客房的大哥在吗?”

    掌柜的一看沈小鱼,就说:“应该在啊,整日也不出门呢!”

    沈小鱼挑眉,看来是个男人,沈小鱼就直接丢过去一锭银子,那掌柜的先是皱眉,然后就左右看看,发现没人之后就收了银子。

    “随我来。”掌柜的说完就领着沈小鱼去了旁边人少的地方。

    “里面住的是个中年人,看着四十不到的年纪。”掌柜的说道:“不是当地人。”他们做生意的也怕惹麻烦,若是熟人或者当地的,他也不敢拿钱把人家的事情捅出去。

    沈小鱼皱了皱眉,以前可是没有听过王秀烟有什么亲戚,原来是个戏子,无亲无故,冷不丁出现这么一个男人,沈小鱼不想想歪好像也不太行。

    正当沈小鱼想着,掌柜的赶紧背过身,沈小鱼也跟着背过身,楼上下来一个男人,沈小鱼看了一眼,就看了看掌柜的,掌柜的就点点头小声说道:“就是他了。”

    沈小鱼刚要去追,就看王秀烟也下来了,赶紧转过身,等王秀烟离开了,她才松一口气。

    “这人在这多久了?”沈小鱼问道。

    掌柜的说道:“也没几天,初七那天!”

    “记得这么清楚?”沈小鱼诧异,这掌柜的记性未免太好了吧?

    “这才初几,没出正月,出门住店的人可不多,我自然记得清!”掌柜的还很是得意。

    沈小鱼点头,然后就先离开了。

    沈小鱼先回了铺子,坐那就琢磨王秀烟这事儿该怎么办。

    孙嫂子看沈小鱼那样子,到底也没有问出来,一般能让沈小鱼神情凝重的事儿,就算告诉她她也解决不了。

    晚上沈小鱼回家的时候,路上就遇上秦怀瑾了,孙嫂子见状就先一步往家走,沈小鱼这才和秦怀瑾说上话。

    听了沈小鱼的形容,秦怀瑾也是有点拿不准了,王秀烟有奸夫这件事,也是让他觉得意外。

    沈小鱼说道:“这事儿回家之后我就不提了,你也别提,万一没有那种事,咱们也别冤枉了人家。”

    秦怀瑾点头,他也不希望自家出现这样的家丑。

    一进家门,王秀烟就抱着孩子在院子里悠闲的逛着,看两人回来了,还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一起回来了的?”

    沈小鱼琢磨前些日子王秀烟还在她和秦怀瑾这闹了不愉快,这会儿王秀烟还能对他们俩一脸和气的笑出来,这就不是一般人办得到的。

    “是啊,碰巧遇到。”秦怀瑾笑着回答,沈小鱼也只能挤出个笑点点头。

    沈小鱼看了看怀里的秦卿月,这是现在秦家最小的孩子,只是……

    先前在客栈看到的那个男人的长相和秦卿月的长相一比,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还真有点像。

    秦怀瑾看沈小鱼的脸色不好,就说:“要是不舒服就先回房休息一下吧。”

    沈小鱼连忙点头,就先和秦怀瑾走了。

    到了房间,沈小鱼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秦怀瑾一听,就说:“我爹这年岁老来得女,要是……”

    “那就别说吧,秦家养活个闺女还是能养的,别管是真是假,以后都当成真的算了!”沈小鱼觉得心里老是藏着这么个事儿也是累,不如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秦怀瑾叹气:“也只能这么办了。”只是这家里以后的事情,也都不能让王秀烟沾手了。

    第二天一早,沈小鱼和秦怀瑾一块出门,走到了客栈对面的大树下面就站了一会儿,很快那个中年男人就出来了,沈小鱼赶紧小声告诉秦怀瑾。

    秦怀瑾这么一看,这长相和秦卿月还真是……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你先去衙门吧,我也走了。”沈小鱼说道,剩下的就让秦怀瑾来做判断吧。

    沈小鱼去了工部衙门,拿了几本书又看了看,刚坐下就看到桌上有一张帖子,沈小鱼一看,是袁师傅家有喜事。

    袁师傅自从离开了工部之后,袁师傅的儿子就入了工部,虽然现在还只是个技师,但总归年纪轻轻,以后有的是升官的机会。

    “是儿子娶媳妇啊!”沈小鱼看了一眼喜帖,之前和武运一块去看了袁师傅,现在袁师傅的日子也是过得顺风顺水,现在应该就是想位自己的儿子撑个腰,以后也在工部能站稳脚跟。

    中午的时候就去找了武运,武运也收到了袁师傅的帖子,去是肯定要去的,只不过送些什么礼还不好说。

    “都是同行,我就直接送钱好了。”沈小鱼说道,自己做啥也不出奇,还不如送钱实在。

    一提到钱,武运就苦笑:“你是土豪你自然是不担心,我这一天天摆着手指头算钱花,我太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