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燃情时速 > 第九十四章 稻草
    “郭凯旋妈妈,我们也没办法呀,幼儿园不只你家小朋友,那么多小孩需要照顾,我们忙不过来,你还是赶紧来一趟,孩子出事,你不心疼啊?”对面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请问,出了什么事吗?”施如锦问了一句,庆幸对方并不是通知郭家林的事。

    “呃,怎么换人了?”对方奇怪地道。

    “我是……”施如锦说着,和秦太太一块,一左一右,将郭太太从地上扶起,送到旁边一张长椅上坐下。

    “我是郭凯旋的……姨妈,他家里的确有点事,你刚才说孩子,出什么状况了?”施如锦看着已经痛哭失声的郭太太道。

    “我家小凯旋怎么啦?”秦太太又慌起来。

    施如锦拿着电话,对秦太太摇摇头,示意她先别着急。

    “郭凯旋发烧,给他贴了退烧贴,还是降不下来,你们家得来个人,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去看,别耽误了呀!”对方催道。

    施如锦心里一紧,脑海里浮现出小凯旋那张活泼可爱的小脸。

    “这样可以吗,郭凯旋的妈妈实在脱不了身,我过来接他?”施如锦立刻问道。

    “那……”电话里的人想了想,道:“也行吧,你得把接孩子的卡带上,还有你身份证件,我们要登记的!”

    “没有问题!”施如锦说着,立刻挂断电话,随即蹲到郭太太面前,道:“郭太太,你现在肯定不能走,秦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如果你信得过,我去接凯旋,把他带过来,这里应该有儿科吧?”

    “哎哟,我早上给他们做饭,都没注意到小凯旋不对劲,这可怎么办呀!”秦太太抹着泪,看着心急如焚。

    “你们给我地址,然后还有接孩子的卡,”施如锦说着,手搭在郭太太的肩上,劝了一句:“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郭太太,我们都陪在你身边,不过,你也要坚强。”

    郭太太终于抬起泪眼,看向了施如锦,声音地干涩地道:“麻烦你了!”

    幼儿园外,施如锦在老师帮忙下,把正昏昏欲睡的凯旋抱了出来,将孩子放在后座上,又替他系好了安全带,随后又到后备箱,拿了张毯子,把凯旋裹好。

    “郭凯旋早上过来,看着就蔫蔫的,我觉得不对,摸了摸他脑门,都已经发烫了,”老师送上车门,问另一侧的施如锦:“他家出什么事了,早上居然是她姐姐来送的,大孩子带小孩子,看得哭笑不得。”

    “他外公在做手术,他妈妈总得守着。”施如锦说着,摇了摇头。

    “他爸爸呢?”老师问题还不少,又道:“好像就没见过郭凯旋的爸爸,其实我们老在琢磨,这孩子平常除了外公外婆,就是妈妈来接,现在连姐姐都用上了,别是单亲家庭吧!”

    “他爸爸是个很优秀的人,只是工作一直很忙,没法照顾家庭,”施如锦有点不喜欢这个小老师说话的语气,明摆着在探听别人隐私,不过考虑到是凯旋上学的地方,还是客气了一句:“老师平常挺照应我们凯旋,这段时间,要多麻烦你们了!”

    看着老师回去了,施如锦坐进车里,回头瞅了瞅躺在后座上孩子。

    凯旋的小脸通红,整个人蜷成一团,退热贴下,孩子的小眉头拧紧,应该是非常难受。

    不敢耽搁时间,施如锦立刻发动汽车,带孩子前往医院。

    到了地方,施如锦抱着孩子挂急诊、看医生、然后划价付费,才将他送进儿科病房,等昏睡中的孩子终于开始输液,施如锦发觉自己衣服都已经汗透了。

    此时病房里,施如锦趴在床边,一边看住孩子,避免他乱动,脱掉了吊针,一边拿着卫生纱布,不时替凯旋擦掉头上冷汗。

    从来没有做过母亲的施如锦,终于体会到了郭太太的艰难,而眼前这个病弱的孩子,又让施如锦有些犹豫,什么时候把郭家林的事,告诉正压力重重的郭太太。

    刚才郭太太那痛苦的神情,看得施如锦心直揪,她真怕自己的话一说出口,会成为压倒郭太太的最后一根稻草。

    凯旋似乎哼哧了一句,施如锦听到声音,赶紧起身,端详着孩子的脸,以为他醒过了。

    结果瞧了半天,凯旋依旧闭着眼睛,施如锦琢磨半天才明白,刚才孩子是在说梦话。

    正当施如锦要重新坐下,凯旋扎着针的那只手猛地一动,施如锦吓得赶忙将孩子的手胳膊摁住,又不敢用力,搞得自己十分紧张。

    “妈妈,妈妈……”孩子发出了娇软的呓语。

    施如锦有些无奈,只得轻轻地摸了摸郭凯旋的头,低声安慰:“凯旋乖,妈妈一会就过来。”

    孩子嘟囔了几声,眉头蹙了蹙,到底又睡了过去。

    好一会后,有护士过来换水,施如锦赶紧往旁边让了让,却不敢放开孩子的胳膊,生怕他再不小心,把针头弄掉了。

    刚才上吊针的时候,凯旋疼得惊醒过来,大颗大颗的泪珠直往下落,看得施如锦心里也挺酸。

    “应该早点带他过来,你这个当妈妈的太粗心了。”护士年纪有些大,换过吊瓶,很不留情面地责备了施如锦一句。

    病房里别的病床,还有其他小病人,不免有陪在旁边的家属看了过来。

    施如锦也不想解释,冲着护士笑笑,郭太太不是粗心,实在是哪一头也放不下。

    护士出去一趟又回来,拿来体温枪,在孩子耳边测了一下。

    “有没有退一点?”施如锦赶紧问。

    “比刚来的时候好一点,小孩子的毛病千万不能拖,你真不怕把他脑子烧坏了,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护士又训了一句,便出了病房。

    施如锦又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那儿的凯旋。

    郭太太来到病房,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凯旋还在睡觉,脸终于没刚才那么红了,手背上吊针也已经取走,留下一片乌青。

    “他怎么样了?”郭太太红肿着眼睛,声音明显沙哑了。

    “放心吧,医生说烧已经退了,让孩子留在这里观察半天,”施如锦安慰道,让出了自己的座位,道:“你忙你的,我在这儿守着他。”

    “施小姐,谢谢!”郭太太咬了咬唇,坐到床边,低下头,凝视了儿子好半天后,最后伸过头,在孩子那只打过吊针的小手上,轻轻地吻了吻。

    施如锦站在旁边,看着母子俩,心里越发不忍。

    “今天耽误你太多的时间,施小姐,我真的很不好意思。”郭太太站起身,感激地对施如锦道。

    “不要客气啦,我可跟幼儿园的老师说了,我是郭凯旋的小姨,”施如锦故作轻松地道:“以后我就叫嫂子‘琴姐’,你叫我‘如锦’,这就名正言顺了。”

    瞧了施如锦片刻,郭太太朝她点了点头。

    “秦叔叔手术成功了吗?”施如锦打量着郭太太的神色,小心地问了一句。

    “刚刚送回病房,我爸算是熬过这一关了。”郭太太说到这里,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施如锦望向郭太太,又开始迟疑,这个时候,要不要告诉她……郭家林出事了。

    “我真没用,让我爸妈为我累出了病,又没照顾好孩子,顾此失彼,什么都做不好!”郭太太自责地道,甚至神情是沮丧的。

    “琴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这么大的压力下,你尽了全力。”施如锦劝道。

    郭太太看着施如锦,顿了几秒之后,看了看邻床的人,对她道:“孩子睡了,要不要到门口谈一谈?”

    “好……啊!”施如锦心跳了跳,还是觉得,无法跟郭太太开口。

    然而,让施如锦没想到的是,病房门口,神情紧张的郭太太说出的第一句话竟是——“我老公……他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