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影帝,你老婆又闹绯闻了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别以为逃过一劫
    大概是觉得沈言难得对简修动了怒,又难得对自己提出什么要求,所以姜睿倒是没生气,反而十分好脾气的点了下头,“既然言言这么说了,那么简先生就请吧。”

    简修欲言又止的看了沈言一眼,最后眸色一暗,到底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跟着姜睿往二楼去了。

    而这会儿安悦宁也看向沈言,一脸怯怯的表情,随后忍不住出声喊道,“简修,能不能带我一起啊?我自己……我自己在这里害怕……”

    没说怕什么,但是眼神却是看向沈言的。

    沈言真是被这一脸白莲花的样子恶心的有点儿反胃了,随后只是冷哼一声就自己转动轮椅往旁边去了,像是不想再看着女人一眼似的。

    可片刻简修在听到安悦宁的话之后还真的犹豫了一下,然后看向姜睿,“姜先生……”

    姜睿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这样啊,那安小姐就一起吧,反正我是不介意的。”

    然后他就十分开心的看到沈言动作一顿,接着就很生气的推着轮椅走了。

    姜睿自觉达到了挑拨的效果,十分满意的勾了勾唇角,而后率先转身道,“那就走吧。”

    那三个人一起去了二楼,估计是在哪个会客室里谈着什么,沈言自己在一楼本想躲个清净,却不想姜睿一走,那些人倒是一窝蜂的围到沈言边上来了,一个个尽是讨好献媚之色,跟沈言东扯西扯的,让她烦不胜烦。

    偏偏心里还在担心着楼上的情况,一时间只觉得被吵的头昏脑涨。

    幸好,这种情况没有维持太久,很快赵助理就出现了,走到沈言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先生请你上去。”

    沈言皱了皱眉,冷声道,“请我上去干嘛?”

    “这个就要您自己去问先生了。”

    沈言就故意露出一个不满的神色来,“麻烦,算了,走吧。”其实心里却是早就焦急万分了,只想着终于让她过去了,再在这边待下去她都要担心自己演不下去了。

    于是沈言被赵助理推着去了楼上,但是刚上了二楼,赵助理就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先生说了,一会儿您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声,有时候在门外才能看到好戏。”

    沈言皱眉,“他在玩儿什么把戏?”

    赵助理危险,“沈小姐只要听话就好,先生说了,您最好不要惹他生气,尤其是在他的地盘上。”

    “你!”沈言脸上露出不满,却随后好似想到了什么,到底是把满心的不满咽下去了,“算了,我不难为你,走吧。”

    而后赵助理就真的推着她到了门口,那门明显没有关严,露着一个缝儿,刚好能把里面的对话听的清楚。

    “怎么样?如何抉择,想好了没有?”这是姜睿的声音,漫不经心中却又带着十足的志在必得。

    而后是检修的声音,似乎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我……我知道了,如您所愿,只要你愿意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答应你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沈言面前!”

    “你确定?”姜睿似笑非笑,“你可想好了,答应我了,可就没有再反悔的余地了,你当真要为了利益放弃你深爱着的沈言?”

    姜睿把“深爱”两个字咬的尤其重,简修自然很是上道,立即表了忠心,“姜先生说笑了,人当然都是最爱自己的,我是喜欢沈言,但是在我全部身家面前,我还是会选择我的身家财产,况且……”他苦笑一声,“况且这段时间下来,我已经看清楚了,我是斗不过你的,我也不想斗了,既然如今老天又送了悦宁来我身边,我想我也是时候认清现实了,之前的所有帮助,就当是我对她的补偿吧……姜先生放心,我往后绝不会再见她了!”

    “好!”姜睿一脸满意的神色,“不过既然如此,你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忠心吧?你与安小姐既然是两情相悦,那不如今日就在我这里成了好事,也让我彻底放心如何?”

    “在这里?”简修失声反问。

    “就是这里,不过你放心,我当然不会要现场观看这么没礼貌了,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在你房间放摄像头的,我只是要沈言死心,断绝了你们所有的可能而已,明白?”

    沉默片刻,简修语气彻底沉了下来,“我……我知道了。”

    “好,简先生痛快,我这就为两位准备房间。”

    这时,里面传出安悦宁惴惴不安的声音,“简修……”

    简修低声安慰,“别怕,有我在。”

    沈言听到这里,表情已经木然了,只是攥紧的拳头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赵助理一直在观察着沈言的反应,见状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先生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于是她低声道,“沈小姐,先生说,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沈言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随便你……”

    闻言,赵助理立即推着沈言往三楼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说了一句,“先生的房间在三楼,先生说了,让你在房间稍等片刻即可。”

    沈言没说话,就是很麻木的被她推着去了三楼的一个卧室。

    赵助理把她带到了,便又低声说了一句,“沈小姐稍等,先生一会儿就来,我就在门口,有事可以叫我。”

    直到赵助理出去了,沈言才动了动轮椅,自己去了窗边,然后从落地窗向外面看着漆黑的夜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然,除了这个动作以外,沈言再没有别的动作,连朝其他地方多看一眼都没有,可以说是十分的老实了。

    姜睿在会客室里看着电脑上自己房间的画面,足足看了十分钟,确定沈言没有任何异动之后,他才终于勾了勾唇角,然后扣上了电脑。

    “看来是我多心了,小野猫只是个小野猫而已,没有任何危险呢。”

    而后他十分好心情的起身,“也该去见见这只伤心的小野猫了。”

    跟沈言纠缠了这么久,最后到底还是他赢了,沈言再倔,不也还是低头了么?呵,女人啊,就该乖乖臣服,没事儿非那么犟做什么呢?最后伤害的还不是自己?

    沈言在窗边看着外面,看似木然的在发呆,其实却已经紧张到快要全身僵硬了,也不知道简修靠不靠谱,一会儿万一姜睿真要霸王硬上弓可怎么办?不过应该也没事儿吧?腿不是还没好么?姜睿应该不至于那么没人性?可是也说不准啊……他可能还真就那么没人性?

    沈言这纠结着,煎熬着,终于门开了。

    她听到身后的动静,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却偏偏还得装作一些都不在乎的样子,也是十分考验演技了。

    于是她就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动都没动一下,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听着姜睿一点一点走近,直到他站到她身后了,才骤然出声,“在看什么呢?”

    沈言身子一震,却也没回头看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在看这黑夜啊,有时候,不经历白昼,实在很难发现夜晚如此黑暗。”

    姜睿轻笑一声,“你是在说简修?呵呵,我早就说过,真情什么的都是靠不住的,你看到的那白昼,都是因为对他自己没有损害或者损害在他可承受范围内的时候,如今不过是他在衡量之后最终发现自己内心最深处最真实的渴望罢了,我帮你撕下了他的面具,你要怎么感谢我?”

    “呵……”沈言轻笑,“你又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我会在这里,不过是在为我的自信付出代价罢了,我愿赌服输,但是对你,我的想法与看法都始终跟之前是一样的。”

    “没关系,我对你的真心那种东西本来也不是很在意,我要的,不过是你的臣服罢了。”

    沈言扯了扯唇角,“哦,臣服,那你现在开心了,我们最后都输给了你,现在你想做什么,你都随意,我不会再反抗了。”

    姜睿十分满意的笑了,“嗯,虽然我现在也很想立即对你做点儿什么,不过你这腿如此,我可没什么性质呢。”

    沈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不想紧接着姜睿就倏然将她的轮椅调转了过来,然后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不过,利息还是要收一点儿的。”

    说完,他便俯身要亲过来……

    沈言一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不过她知道绝对不能功亏一篑,于是不管心中多么抗拒,也愣是忍着没动,只在心中麻醉自己,就当是拍了一回吻戏了……

    然而到底,在即将亲上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姜睿动作一顿,随后蹙了蹙眉头,松开了沈言,“什么事?”

    “姜先生,外面有人找您。”

    “找我?是谁?”

    “似乎……似乎是经警那边的人。”

    姜睿顿时眸色一凛,“我知道了,马上下楼。”

    说完,他低头看了沈言一眼,似笑非笑,“别以为就逃过一劫了,一会儿我就回来。”

    沈言偏过头去,抿唇,“看来你也要自身难保了,回不回得来还未必呢。”

    “呵,你想多了,那些人,还奈何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