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 第四十章 你把卖盐的打死了?
    “你——”

    谢程程气的快要发狂,又不好当着江墨的面太过放肆,便只能对着他撒娇诉委屈,“江墨你看她,她骂人,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没素质啊,这样的人留在咱们的医院里面,简直就是一个祸害,我提议将她赶出去。”

    没等江墨开口,柳飞絮便凉凉的道:“哟,见过捡钱的,捡骂的还真是少见,今天我可算是长见识了。谢程程,你要真的是欠骂,不如在我这里订一份‘臭骂套餐’怎么样?要是包月还打八折,我保证你每天听到的都是新鲜的词汇,绝对没有重复的,重复退钱,好不好?看我这个服务条例,多么的到位。”

    “我是疯了吗要你骂我!”

    谢程程瞪着眼珠子,一副准备要将她生吞入腹的可怖模样。

    反观柳飞絮还是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耸了耸肩,语气淡淡中带着一丝欠揍的感觉:“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独特的口味呢,毕竟刚才我也没有指名道姓,你上赶着就认领了,那个热切劲儿,我想拦着都拦不住。”

    “你——”

    毫无意外,谢程程再一次被挤兑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气的干瞪眼。

    打嘴仗,就是十个她都不是柳飞絮的对手。

    看着她憋屈的模样,柳飞絮得意的眉梢都洋溢着嘚瑟,模样看着有些欠揍。

    而江墨冷眼旁观,并未说什么。

    “江墨,你都不管管吗,像是这样嚣张跋扈的人留在医院里面,到时候那些病人得多误会咱们啊,还以为咱们这里是什么杂戏班子,哪有一点儿医院的正经样儿。”

    “你自己不正经,别扯上别人好不好。”

    说着柳飞絮一个白眼儿丢了过去,恨不得按在她的脑门儿上,“你这样说江墨,你有考虑过他的想法吗?”

    江墨:“……”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谢程程从始至终说的好像都是她吧?

    现在居然扯到了自己的头上,真是……

    “你少胡说,我才没有说江墨!”

    被柳飞絮这么一阵胡搅难缠,插科打诨,谢程程之前组织好的语言全部都被打乱了,气的只能干瞪眼,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眼看着再不出面制止,这两个人能在这里闹一天。

    到时候就真的要让其他人都看了笑话了。

    “好了,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明明是极为平淡的一句话,却是夹杂着无形的压力,使得两人下意识的便闭上了嘴,不敢言语。

    看着两人对着自己露出的些许胆怯的模样,江墨很是满意。

    “这里是医院,我最后说一次,你们要是想要吵架,去别的地方。一个个都是上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难道不知道医院要保持肃静吗?脸大的字就在那里写着,你们看不见?”

    柳飞絮和谢程程下意识的朝着身后望了望。

    医院的走廊墙壁上,隔几步远就会写着一个大大的“静”字,提醒众人切勿大声喧哗,影响了病人的休息,也影响了医生的诊断。

    认真的看了几眼,柳飞絮扭过头来,一脸认真:“江副院长,我脸小,那个字比我脸大多了。我看和谢程程的脸差不多大。”

    “你说谁脸大呢!”

    涉及到颜值的问题,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架来,江墨揉了揉鼻梁,突然觉得心烦意乱。

    原来觉得遇上一桩疑难杂症最为忧愁,如今看来,相对于两个女人吵架,什么病症都是小菜一碟了。

    “又开始了是吗?”

    话语像是冰霜一样,顿时便将她们两个的嘴冻上了。

    眨了眨眼睛,两人神情如出一辙的望着江墨,一样的无辜单纯,一副“不是我我没有别瞎说”的样子。

    呵呵。

    女人!

    “以后你们两个要是再被我看到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个没完没了,就都不用留在医院了,全都回家待着去。”

    看着两人瞬间变得老实的模样,江墨这才算是满意,示意谢程程,“你先留下,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柳飞絮,你就先回去吧。”

    听闻自己竟然是被挑剩下的那一个,又看到谢程程明显的得意的表情,柳飞絮气的牙根直痒痒。

    “没想到老娘竟然输给了这个小贱人,唉,真是不甘心!”

    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但是碍于不想惹江墨生气,柳飞絮还是不甘不愿的带着饭盒转身离开。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江墨抿了抿唇,未曾多说一句话。

    谢程程随着江墨进了办公室,喜滋滋的将饭盒掏了出来。

    “江墨,你还是吃这个吧,虽然今天不是我姐做的,但是我也是按照她昨天做的那样来的,你尝尝看,味道应该相差不多。”

    “不用,我已经吃了。”

    摆了摆手,江墨依旧拒绝。

    看着谢程程面露失望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程程,我知道你和柳飞絮之间关系不是很融洽,但是既然你们现在在一起共事,彼此之间互相担待一些。毕竟这里是医院,不是学校,闹一闹还有家长帮忙来善后。若是你们耽误了病人,造成的损失怎么办?”

    “那就让我爸赔钱呗,反正我家有钱,也不差这一些。”

    谢程程不假思索的开口道,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连忙捂住了嘴。

    悄悄的抬眼看了看江墨脸上的神情,果真变得很不好看。

    顿时谢程程心里有些发慌,想要解释,嘴突然又变的很笨,不知道该怎么说。

    “程程,这样的话,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二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墨冷着一张脸,语气也比之前冷漠了许多。

    知道自己惹得他不满了,谢程程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见状江墨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在家里有父母有姐姐宠着你,你任性一点儿都没关系,但是现在既然步入了社会,就要去适应社会的局势,不能事事都按着自己的脾气来。在这里没人能够惯着你的脾气,一旦出了事,我也保不住你。我想你当初学护士,并不是单纯的想要玩玩而已吧?”

    “当然不是!”

    梗着脖子,谢程程义正言辞的否认,“我是为了救死扶伤,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才不是一时兴之所至。”

    看着江墨脸色稍缓,她连忙低头认错:“江墨,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多加注意,只要柳飞絮不主动招惹我,我肯定对她敬而远之,这样总可以了吧。”

    “记住了就好。”点了点头,江墨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对上她,向来占不到什么便宜,何苦来。”

    闻言谢程程磨了磨牙,一脸的郁闷。

    谁让那个柳飞絮像是个说快板的一样,嘴一张,连给人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小家子出身,上不得台面。”

    低声嘟囔了一句,谢程程猛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一把抓住江墨的手,“对了!”

    “怎么了?”

    江墨一边询问一边悄悄的将自己的手撤出来。

    谢程程也没有注意到,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难以自拔:“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要问你,但是总是想不起来,正好今天有机会。”

    “什么问题,你说吧。”

    “就是……”

    话到了嘴边,谢程程倒是又有些犹豫了。

    踟蹰了半天,才吭吭唧唧的问道:“之前我在柳飞絮的手机里面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你和她的,你们之间到底……”

    闻言江墨都不用接着往下听,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当初亲眼看着柳飞絮将照片删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备份。

    这个女人,果然是不能给她一点儿机会。

    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照片的事情说起来比较复杂,但是你只要知道我跟她之间不是那样的关系就可以了。”

    谢程程知道江墨从来不会说谎,听到他亲口否认,当即面上便是一喜。

    想来刘思成叫柳飞絮“嫂子”的事情,肯定也是那个女人捣的鬼。

    “我也觉得你肯定不会喜欢柳飞絮那个没品的女人,你的心里可是……”

    “程程。”

    江墨当即便制止了她继续往下说。

    谢程程点了点头,做了一个了然的动作。

    两厢沉默了片刻,江墨准备送客:“好了,我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上班,争取考核的时候顺利通过。”

    “好嘞,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说着谢程程刚要起身,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进门就开始嚷嚷:“江哥,我给你发消息怎么没回我呢,就等着你开饭呢,我都要饿死了……哟,有客人啊,你们这是在吃独食吗,是不是有点儿太不够意思了。”

    说着刘思成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夹起一口塞进了嘴里。

    “哎你这人怎么……”

    谢程程想要阻拦,但是动作没有他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食物进了他的嘴。

    然后——

    又被他吐到了垃圾桶里面!

    “我的天哪,这是给人吃的东西吗,是不是把卖盐的打死了?我感觉刚才我差点儿就过去了,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