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媒婆萧九娘 > 162:设下赌约
    萧九笑道:“荆小姐果真慧眼,我这点心思就被荆小姐看出来了呢!”

    萧九咳了咳嗓子,作势,开门见山,“其实今日而来,我是想与荆小姐谈谈婚事的。”

    “和本小姐谈婚事?”荆雨柔有点匪夷所思,“谁找你来和本小姐谈的?”刚刚及笄的荆雨柔,从来就没想过这种事。

    “没有人,是我想为荆小姐说一门好亲事!”萧九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笑容难喻。

    荆雨柔对亲事当然没有任何兴趣,可看着萧九这样,一时倒是对萧九本人很好奇。

    这个就见过一面之后,却开始不停接近自己的女子。

    “你倒是说说,你想为谁?”荆雨柔没有立马拒绝,主要是想看看萧九再使什么幺蛾子。

    “是荆小姐心中所想之人。”

    “本小姐心中所想?”荆雨柔盯着萧九的眼睛,似想要看透她的心理。须臾,荆雨柔不以为然地回了一句,“就怕萧姑娘猜错了,本小姐心里可没有喜欢的人!”

    “有没有,不知荆小姐敢不敢和九娘赌一把?”原本还在谈说亲的事,突然话题就变了味,萧九半分不往说亲的方向去讲,现如今还要和荆雨柔打赌。

    同时机敏之人,荆雨柔怎么轻易被萧九的话带偏,她不屑一声:“为何要和你赌?你不是来给本小姐说亲事的吗?怎么说到这里来了?”

    萧九大概也知道荆雨柔没那么快上当,脸上依旧保持无害的笑容,再道:“自然是想多赚点钱的,可是九娘向来不做没有道德底线的生意,若是帮人说亲,自然要双方男女互相满意。”

    顿了顿,继续道:“九娘自然知道荆小姐豁达,随性,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可是,九娘觉得荆小姐心中有了喜欢的男子,才斗胆找荆小姐,想试试能不能毛遂自荐,弄巧回玄玉前还能再接一门亲事。”

    荆雨柔真是看不透萧九,但她隐约听出萧九话里有话。

    荆雨柔回头看了眼自己的丫鬟,只见她们同样满脸疑惑。

    荆雨柔喜欢和有心思的女子讲话,所以,她决定和这萧九玩一玩。

    “方才你非要说本小姐心中有喜欢的男子,要和本小姐赌一赌是吧?好!本小姐这答应你,就和你赌!”荆雨柔一拍桌子,气势满满,“那本小姐且想听听说说,如何赌?期限几何?输了如何惩罚?”

    “很简单,只需给我十日,我便能让荆小姐承认自己心中所喜欢的良人!十日之后,如若荆小姐发誓没有承认,那么,算九娘输!届时,九娘愿赌服输,任受荆小姐惩罚!”

    萧九之所以要赌,就是在欲擒故纵,让荆雨柔开始上心此事,开始对身边最亲密的男子上心,此一来,到底这荆雨柔和邹连城有没有那么一回事,十日便可见分晓!

    “你确定仅需要十日?本小姐可以陪你玩,不如一个月?”荆雨柔轻蔑地笑了声,觉得萧九开口的这个期限,是那么的自不量力。

    “不,九娘的能力,十日足以!”萧九十分坚定。

    “好!十日,这可是你定的!十日之后,如若本小姐并不承认自己心中有了喜欢的男子,那你萧九娘就给本小姐免费当一个月的马奴!”

    荆雨柔不仅有佩剑,还有一个私人马场,养了数匹宝马,雇了百十个马奴精心喂养。

    虽然马少人多,看上去当个马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谁能知道她荆雨柔的马有多么的珍贵,半分差错都不得有!每三日她都会试马,若是这马跑慢了,不精神了,或者力气不够了,她都归咎于马奴!

    这一罚,就是五十下马鞭!并且逐出马场!

    还有一点,马场里,从未有过女马奴,因为女子绝对无法胜任如此苦累的活!

    这就是要和荆雨柔玩,需要付出最大的后果。

    萧九虽然不怕,也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听到荆雨柔说出这样的惩罚,内心还是下意识怔了怔,不得不佩服荆雨柔的心狠。

    她当然知道马奴是做什么,所以说,要是自己这次真的不小心失败了,当真要受大罪咯!

    “行!”

    萧九答应得很爽快,荆雨柔出于礼尚往来,很直率地问,“说吧,若是本小姐输了,你会怎么样?”

    “我需要怎么样呀?当然是希望到时候荆小姐可以请我做个媒人,我多赚点钱呀!”萧九笑道。

    荆雨柔感觉萧九的要求有点过低。

    毕竟,荆府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金钱了。

    但人家就开这么低的要求,自己何必为人家多虑。

    自己就等着十日之后,自己的马场增添一个月的免费马奴吧!

    *

    回去后,萧九将自己与荆雨柔打赌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了洛流苏。

    洛流苏居然说萧九冲动了。

    萧九很不服气地哼了声,“我哪里冲动了!你不也觉得邹连城和荆雨柔有戏嘛!”

    “但是你就开口十日,让他俩成?还赌给人家一个月免费的马奴?若你输了,我可保不了你哦!”洛流苏品着茶,轻飘飘地说着。

    萧九听着不高兴,一把夺过洛流苏都到嘴边的茶,自己一口饮下,拍下茶杯,“不行!你要站在我这边!你要相信我!”

    现在的萧九,潜移默化的将洛流苏视作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无论做什么,她都要带着,跟着洛流苏。无论什么事,她都想和洛流苏分享。

    洛流苏如若不向着她,她就会非常地不开心。

    洛流苏倒是没有对萧九抢了他茶杯的举动有所生气,顺手又拿了新茶杯,为自己斟上一杯茶,边道:“我站在你这边没用呀,若你输了,还要我陪你去做马奴吗?”

    这话说的,好见外!

    萧九再次夺走他的新茶杯。

    “洛流苏!你不仗义!”萧九所言,是觉得洛流苏不相信她,只会认为她输定了这次的赌约!

    不仅如此,他还说出那种要远离自己的话!

    谁都可以这样,就他洛流苏不行!

    “你舍得我跟你去马场啊?”洛流苏忽然做出一副可怜相,好像下一秒,他就要被萧九逼迫去做苦力似的。

    萧九气坏了,好想把这个臭男人揍成猪头!

    她气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牙齿根咬的直响,手里握着的茶杯眼见得好像都快捏碎了。

    洛流苏见状,故作一副震惊的模样,“你干嘛啊,这茶杯可是新的哦!你要捏坏是要赔钱的哦。”

    看看这洛流苏,一字一句说的还是人话吗。

    “洛流苏!我看你诚心要气死我!”萧九受不了这臭男人了,摔下茶杯,直接撩起袖子站起身往洛流苏肩上毫不留情地打下去。

    洛流苏故作吃痛,“哇,你打得好狠心。”

    “我就是要打死你!不然你就会气死我!”萧九说着又锤了好几下。

    洛流苏没阻拦,任萧九怎么在他身上怎么摧残。

    然后...萧九自己打累了。

    从洛流苏身上跳了下来,眼睛还不放过,死死瞪着人家。

    洛流苏不看萧九,却十分的想笑。

    “哼!我不和你玩了,你一个人回玄玉吧!我也不住在邹府了,我自己住客栈!”萧九哼了声。

    洛流苏笑出声,真觉得这小妮子气起来有些可爱。

    他回:“那怎么能行了,这里有个小仙女,我可怕被人给拐走了呢!”

    花言巧语洛骗子!

    上一秒还在气萧九,下一秒就开始哄人!

    男人!

    想想看,洛流苏那酥麻酥麻的声调,去哄人......

    萧九每次都受不住洛流苏这一套,心都会多跳动两下。

    她咽了咽口水,不停地默念不要听信男人的屁话。

    谁知...

    “仙女?”

    洛流苏忽然伸来了手!拉住了她的小拇指!!

    像是一道电触到自己全身,一阵酥麻!

    萧九下意识收回手,有点手抖得指着洛流苏。

    “离...离本姑娘远点!”说话都有些结巴。

    她不想和洛流苏玩了,转身欲走。

    结果下一秒,洛流苏就轻轻一拉拉进了他的怀里。

    “仙女别走啊,我还没让小仙女消气呢。”

    萧九紧闭着眼睛,真是快要疯了。

    这个洛流苏,每次都来这招!还有没有别的能耐!

    “放...放开我!”刚刚凶极了的萧九,在洛流苏怀里,瞬间成了束手无力的小白兔。

    洛流苏轻笑一声,“我可没抓你,你自己躺着呢。”

    他确实早就松手了。

    是萧九没有感觉到,全身都软在了人家怀里。

    萧九听言,立马恢复知觉跳了出来,呼吸急促得还没缓回来。

    可洛流苏,像个没事人一样,就这样,眉眼弯弯,看着她。

    萧九一咬牙,“你不要老是用这招哄我!惹我就惹我,不认账就知道赖皮!不要脸!”

    “我就不要脸了,怎么?你还能甩了我?”

    “我...”好像当真甩不了。

    萧九无可奈何,跺脚。

    洛流苏低头一笑,不戏弄她了。

    “好了好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吧,若你输了赌约,我陪你一同去马场便是了。”

    “不是马场的问题!”萧九再次跺脚。

    “好好好。”洛流苏站起身,走近萧九,温柔地摸摸她的脑袋,“我知道,我相信你,这赌约,一定是你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