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时空当铺 > 第七十八章 冥山宗
    宴会潦草结束,红修贤将我和红邪心以及麟通三人喊去。前往修行界之事,势在必行。

    天目星修行界所在之地,极为隐秘,若是没有修行者前往带路,必定是会深陷其中。这是一片荒芜之地,群山巍峨,一眼望不到尽头。红修贤快速捏出一道法印,不远处一道淡蓝色的传送门赫然显现。

    “我们走吧~”红修贤率先进入其中。

    修行界的天空不同于世俗,这是一片浑浊的世界,没有白天黑夜,有的只是那永远的混沌和虚无。

    “哈哈哈~红修贤长老!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宗门内,大院中,一位黑发剑眉星目的年轻人正朝我们走来。

    “呵呵,原来是昊乾侄儿,多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红修贤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展开笑容。

    “这是苍火系大长老之孙丹昊乾,为人阴险狡诈。”红邪心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不知红叔今日来此是要做些什么呢?”丹昊乾瞥了一眼我们几人,语气之中带有一丝敌意。

    闻言,红修贤略有不爽,眉头轻皱道:“昊乾侄儿这是什么话?老夫身为冥山宗长老,来此处还有何理由不成?”

    “呵呵,红叔说的哪里话,您来自然没问题。但侄儿作为冥山宗外门执法队队长,您带着这些来路不明之人前来,是不是需要一个理由呢?”

    “呵,就这中残渣也能当上执法队队长?若不是靠着他父亲的面子,跟个废物有什么区别?”红邪心低声骂道。

    红修贤在听见这个身份之时,脸上也是略惊,随后笑道:“昊乾侄儿实乃年轻有为啊,不像我家邪心,呵呵,今日带这些小友前来为拜访冷宗主,有要事商议。”

    “哦?要事商议?不知是何事?”

    如此百般阻挠,使红修贤的面色带有一些愠怒,“呵呵,昊乾侄儿说这话的意思是如果老夫不将这事告诉你,这宗门还进不去了?”

    “丹昊乾,老夫看在丹阳朔的面子上称你一声侄儿,你不会真拿自己当个东西了吧?小小外门执法队队长也敢阻挠老夫?”

    红修贤虎躯一震,滚滚灵力在顷刻间爆发将丹昊乾猛然震开。强大灵力震荡使得丹昊乾体内一阵翻江倒海,捂着胸口单膝跪地。

    “你!”

    “闭嘴!”红修贤一声暴喝,“给脸不要脸,有本事让丹阳朔那老家伙过来找我!”

    “我们走!”

    红修贤面不改色地朝内院走去,而我们也在丹昊乾那恶狠狠地目光之下,跟着红修贤踏进了内院的大门。

    “你们现在门外等候,我先去与宗主交涉。邪心,照看好他们,不要生事!”

    “是!父亲!”

    “呼~”轻轻呼出一口气,不得不说,红修贤这合体期的气势着实是强大,仅仅是刚才灵力震荡的余波也让我有些不适。

    “邯郸,麟通,你们出来此地,要不我带你们转转?”

    “别!刚才你父亲说的什么你忘了?就照你这跟你父亲一样的暴脾气,若是遇上谁指不定生出什么事端来呢!”我白了一眼红邪心,说道。

    “哈哈,哪有,我可跟他不一样,我是水属性灵力,温和得很~”红邪心一声大笑,撩了撩他那一头红发。

    “水属性?那为什么是金色的灵力?”一般来说水属性灵力都是偏向蓝色,但红邪心这却是一种淡金的颜色。

    “嗯...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存在着灵力变异的可能....”

    “这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还有另一种极大的可能。”原本默不作声的麟通,此时却是突然冒出。

    “你是说,双属性灵力?”我摸了摸下巴,突然说道。

    “对的,就是双属性灵力。”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红邪心摇了摇头,否定道。

    “双属性灵力的存在,自身是无法感觉到的,如果不去借助外力的激发,那么另一种隐藏的属性便会在你体内永久沉睡。”

    “还有这种事?”红邪心惊愕道,“为啥你知道这么多?”

    “嘿嘿,因为我就是双属性灵力!”麟通将头一甩,额前那飘逸的长发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欠揍...

    “你是双属性灵力?”我一把搂住麟通的脖子将他夹在腋下,“赶紧说!别骗我哦~”

    “哎哎哎!好好的别动手啊!我又不说不说!”麟通举着双手不停地挣扎。

    放开麟通,看见他这个样子我顿时又想起了那天与他谈心的那个夜晚,伤感之意,油然而生。

    “我是水属性与木属性双修,但是这两种属于相生属性,没有什么大用....”

    “确实是,灵力各大属性中存在相生相克之说,相生双属性较为常见,但是相克属性灵力就比较罕见了。”我点点头说道。

    “比如呢?”

    “比如火木,火水,金土等等....”

    “为什么你们都知道这么多?”此时的红邪心就像一个好奇宝宝,“同为典当师,这些我怎么不知道?”

    闻言,我和麟通相视一笑,说道:“那这你得问你的时空镜去~”

    “嗯....好吧,还是不问了。”提到时空镜,红邪心就好像是蔫了一般低下头去。

    “诶?不对啊,你身为典当师为何对一个....”

    “邯郸!你跟我进来!”刚想问问红邪心为何会对时空镜如此恭敬之时,红修贤出现在我面前。

    “好的~”

    进到的地方,是一处密室,莫不是宗主闭关之所?

    “邯郸,这里是冷宗主闭关之地。我方才与他说了元婴金丹的事,现在他的意思就是想亲眼看看这枚丹药。”

    “嗯!我知道了,谢谢红叔叔~”

    “呵呵,没什么好谢的,都是自家人~我们走吧~”

    走过通道,只见尽头出现一道人影,正是这冥山宗的宗主!

    “宗主~”

    “冷宗主~”学着红修贤,对着面前这人微微躬身。

    “呵呵,小友不必多礼。老夫冷良哲,听说你是修贤的侄儿,我又是他的好友,不嫌弃,你也称我一声叔叔可好?”此人语态面相神情都极为和善,很难与一宗之主的身份联想到一起。

    “冷叔叔~”这来一趟天目星别的没弄成,叔叔倒是认了两个,实则有些戏剧。

    “好!哈哈,那我也废话也就不多说了,听修贤说你想借用我宗门收天金鼎?”

    “是的,不知冷叔叔您可行个方便?”既然认亲了,那这事儿应该就好办多了。

    “方便倒是方便,只是此乃我冥山宗镇宗之宝,叔叔虽身为宗主,但也无法将它轻易借出啊~”言语之间,冷良哲眼神不由自主的虚眯起来。

    见状,我轻声一笑,说道:“邯郸自是知晓叔叔难处,所以侄儿今日带来了这个~”

    手掌翻转,一个深色紫檀小盒出现在我掌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