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点金 > 187垭口魔影:涅槃之梦
    萧楠直面那位不知道是不是本尊的姚小姐,只感到姚小姐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非常压抑和恐惧的气息,只是这样面对着她,都觉得几乎要崩溃了。

    这说明姚小姐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范畴,甚至像伏羲那样,拥有能让人看一眼就脑袋爆炸的能力——虽说还么那么夸张,但是对人已经是极大的精神上的折磨了!

    过了这么多年,姚小姐的能力似乎有增无减!

    她那双拥有无数个瞳孔的眼球,在缓缓的转动着,犹如“曜变天目”!

    萧楠知道这眼球的威力!除了自己,别的人类根本无法抵挡她那“天目”的威力!只要和她对上目光就死定了!

    没想到,时隔数月,他又要再次和姚小姐对阵,真是让人痛苦无比!

    但是他不能移开目光,如果他移开目光,那么苗枫可能就会有危险!

    而此时在车外的苗枫看来,所有的车窗窗帘,忽然瞬间拉下,将车内的状况遮挡得严严实实。

    他正要破坏车门,那个死人学霸却又在叫喊道:“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那充斥着乱七八糟色彩的力场!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疯狂!疯狂!疯狂!

    我看见了疯狂!!

    我看见了!

    我看见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一心探求的知识尽头竟然在这里!在这里!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怪叫不已,叫着叫着,他的脑袋就砰的一下炸裂了。

    于是他再也不动弹,也不言语了。

    苗枫看着他的状况,忽然收住了拳头。

    据他所知,有一个家伙会让人脑袋爆炸。

    苗枫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忽然地面产生了震动感,像是地震了似的!

    然而那并非是地震,只是以房车为中心,瞬间产生了地面褶皱!

    波纹状的褶皱!

    ——

    姚小姐紧紧挨着萧楠,以至于她的脸距离萧楠的脸不到几厘米。

    这不是萧楠第一次和姚小姐这么贴近了。

    然而这一次,映在姚小姐“天目”中的无数个萧楠的面庞,却有着流转着金色曜光的瞳孔!

    凡人自然不可能有那种黄金一般闪耀的瞳色!

    因为这异样的金色眼睛的注视,使得姚小姐身体的一切机能都暂停。

    萧楠一把握住了姚小姐的下巴,他的身高比姚小姐要高出很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两人的姿势甚至显得暧昧,然而关系却是你死我活!

    “姚小姐,你真是一个让人惊叹的女士!”萧楠道,“伏羲甚至都不惜为你打破了誓约!将他的‘双眼’借给我!因此我才能看清,你到底已经到了何种让人惊叹的地步!

    毫无疑问,你已经具有了‘神格’!

    正是由于人类那些虚无的愿望,把你打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存在!

    你已经无法被人类的任何手段毁灭,并且能够摧毁一切映在你的‘天眼’中的事物!甚至,你还能把你的毁灭力量‘传染’给那些尸体,制造你的死人帝国!不愧是姚家得到的秘宝力量,姚大帅看来非常热衷让自己的儿女在死亡之海里沉浮。”

    说到这里,萧楠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将她送到了茶几后的沙发上坐下。姚小姐如同木偶般坐在那里,但是目光却追随着萧楠,她的天目亦出现了高速的变幻。

    萧楠拿起茶几上的水壶,给她倒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才接着道:“让我来推测你在和我上一次相遇后的人生轨迹吧——要把拥有曜变天目般的你彻底封住,大概是利用绝对低温将你所在的房间彻底冷冻住。

    那个房间里应该有那样的装置,是为了防止你暴走设下的机关。

    之后,你被当做新的秘宝封存起来,直到愚蠢的萧氏财团资助的科技团队将你解冻,并利用他们的技术对你进行了进一步的改造。

    但是,你那残忍而虚无的神格从冰封中复苏,这时,这些愚蠢的人类再也不是你的对手。我应该早点察觉伏羲的提示,你实际上就被关在垭口精神病院的某处。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城市的原因之一。一切地点都是伏羲选定,皆是发生严重异常灾难的地方。

    你从垭口精神病院里脱逃了出来,而人类,已经连接近这里的勇气都没有了。

    用脱逃这个词也不对,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得了你漫无目的的漫步了。

    你的理智早已破碎,现在驱使你行动的只有那虚无而疯狂的神性,你没有目的,没有执念,没有一切概念,只有破坏的本能。

    你无法理解一切。

    你是——

    无知的女神。”

    “我并非……毫无执念。”姚小姐忽然开口道。

    萧楠微微愣了一下,道:“真出乎我意料,我以为你已经完全沉浸在神性中,无法自拔了。”

    “不,萧楠,我一直在做梦。做了亿万次的梦。”姚小姐道,“也许我之前在人类眼中看来只是遭受了无尽折磨的处刑尸偶,但是我一直沉浸在梦境里。”

    “女士,是什么样的梦境?让你如此沉迷?甚至不愿意归于神性的海洋?”

    “有关你和我见面的那一个下午的梦境。”姚小姐道,“我在漫长的梦境里,设想了无数个可能。无数个你并非是伏羲,而只是个普通人的可能。

    我无时无刻不沉浸在那样的梦幻中,每种可能的每个细节,每天的每时每刻。

    我和你私奔过,生离死别过,也和你白头偕老过,也为你生儿育女过,也被你和其他女人背叛过。

    我甚至知道,我之所以对你如此沉迷,是因为你就是伏羲,你对人类具有人类无法抗拒的魅力。

    但是,我的梦境一刻没有停止过。

    是巨大的梦境,让我得到了‘永恒’。我现在能够和你说话,也是因为,此刻的我,因为你那伏羲的威力,而渐渐崩溃中,我被从梦境里拉了出来,和真实的你面对。”

    姚小姐的天目忽然尽数消失,刹那恢复成了正常的眸子,只见她凝视着站在她面前的萧楠。

    “我幻想了无数种可能,无数个你,但是终究不是真实的你。”她缓缓站起来,“我知道你接近我,只是别有目的。所以我甚至会事无巨细的在梦境中描绘着被你始乱终弃的可能。

    伏羲,不,萧楠,你真是个谎言家,你说我被神性所吞噬,但是你是知道的。知道吞噬我的不是死亡,而是梦海。

    即使如此。

    我终于能够站在真实的你面前。

    对真实的你,说那句话,那就是我的执念。”

    “这句话一旦说出来,你所有的执念都会归零,你会彻底化为虚无,也甘愿这样么?只要你开口祈愿,我甚至可以让你恢复成普通的人类。”萧楠道。

    “我是不会向伏羲祈愿的,那是我的高傲。你是知道我的秉性的。”姚小姐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已经和你经历了太多的可能性,但是我还是想先对你说出那句话。

    我已经疲惫了,我不想再继续这疯狂的人生,也不想延续万千种可能性的梦境了。

    起码,我会让你永远记住,萧楠。

    这样一切都值得了。”

    她伸出手,终于摸到了萧楠真实的面颊。

    “我非常想去你给我开的那一节课。”

    “所以你才会挣脱了一切束缚,去了那间教室么?”萧楠道,“那时,你应该还保留一丝不自觉的理智,还未完全沉浸在梦境中。”

    “我不在乎你上课的内容。”姚小姐笑道,“啊,若不是你因为我变得太过无敌,而迫不得已‘请神上身’,我可能还会做出让你更加印象深刻的事,甚至杀死你更多次。”

    说着,她竖起食指,缓缓靠近了自己的唇边。

    那是伏羲第一次在大帅府出现时,悄悄的做出的小动作。

    “我喜欢你,萧楠。我对你,一见钟情。

    但是,我不会向你祈愿。

    我也

    不需要你拯救。

    哪怕你跳跃了时间,

    也不要来救我。

    因为

    我要你

    记住我。”

    说罢她忽然踮起脚尖,踏上了茶几,然后搂住萧楠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狠狠印下了一吻。

    她的衣服和后背的肌肤都开始龟裂飘散,却立刻幻化出了无数的鲜红玫瑰花瓣,她的肌肤和血肉也在不断的“燃烧”成漫天飞舞的花瓣,露出森白的骨骼,从她果露出来的肋骨,能看出她所有的内脏都在幻化成大朵大朵血红色的玫瑰。

    “我做过的最美好的梦,是我穿着玫瑰的婚纱,而你穿着洁白的礼服来迎娶我。

    我有过如此庸俗的梦境。

    啊,

    伏羲。

    我爱你。”

    在她美丽的头颅之下,已经尽数化作了白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殷红的嘴唇里被红得发黑的玫瑰塞满,双目化作冰棱崩裂,从眼眶的黑洞里也冒出了玫瑰的蔓藤枝叶,瞬间淹没了她的脸庞。

    她明明已经是不灭的女神,却宁愿模仿伏羲,用所有的力量改变了自己身体组织的构成物质,那具无敌的身躯化作了她希望的意象,被玫瑰编织成的“婚纱”淹没,她披着这件婚纱溺毙了萧楠的怀里,恰如一场盛大的“婚礼”。

    只有这一刻,梦境和现实重叠。

    也算是

    美梦成真了吧。

    只是,伴随着她的湮灭,所有被她所杀的尸体,全部从内脏里生出了绚烂的玫瑰,腐烂的伤口被玫瑰充斥,就连那个在苗枫身边爆了头的学霸尸体也不例外,破碎的脑壳里忽然冒出了大朵的花朵,瞬间淹没了他的尸体。

    毫无疑问,姚小姐是真的接近了“神”,甚至能够改变事理和物质、创造“奇迹”了。

    只是在最后一刻,她选择了涅槃。

    因为,

    太过深爱。

    对人类近乎溺爱的伏羲,实则带给人类最初的情愫

    是恐怖和疯狂。

    以及

    深渊般的蛊惑。

    比人类称之为“爱”

    更深沉,更剧烈,更恐怖,更无限的

    蛊惑。

    伏羲并非是“深渊”,

    他是,

    巨大的

    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