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师父他太难了 > 第二章
    辛秀在走进那道门之前,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神仙。穿越归穿越,但有神仙就是另一回事了。

    神仙长什么样呢?她一脚踏进那道门时,脑子里思考着这个问题。

    还没来得及探索的家长里短种田文副本,被她毫不犹豫扔在身后。白光消散,辛秀仰头,看见碧蓝天空和白云,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绿色的叶子上。

    那是铺在河面上的一片巨大莲叶,边缘还婷婷袅袅靠着一朵白中带粉的莲花,同样是巨大款。而这样巨大款的莲花莲叶,整整铺满了一湖,她站在这几乎望不到边际。

    陡然间像是到了巨人国,辛秀拉着自己那灰扑扑的布裙子,心里嘀咕,这是变成了梦游仙境的那个爱丽丝吗。

    “哇!好、好大的花!”小女孩稚嫩的声音让辛秀看过去。

    她身后刚刚还空荡的地方,现在出现了一个扎着两个小揪揪,脸颊肥嘟嘟的小姑娘,瞧着约莫七八岁的样子,正瞧着周围震惊地张大了嘴,缺了两颗牙还挺可爱的。

    辛秀刚张口想搭话,小女孩旁边又凭空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差不多大小,是个长相富态的小胖子,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活像一对胖金童和胖玉女。

    “哇!好大的叶子!”小男孩发出小女孩同款的惊叹。

    接二连三的,这片大叶子上陆陆续续又出现了好几个人。

    比辛秀矮了一个头的瘦弱小乞丐、穿着漂亮裙子显得高冷的小少女、一脸倨傲戴着金锁玉坠的小少爷、土里土气显得傻呆傻呆的一个黑瘦小村姑、一来就咋咋呼呼四处看仿佛一个人形猴子的独臂少年,以及最后一个——穿着开裆裤,刚出现在大莲叶上就开始呜呜哭的小男娃。

    辛秀蹲在那开裆裤小肚兜男娃身前,凑近了打量他。

    “……小家伙,你有三岁吗?”

    小男娃在她凑近时有点怕怕地闭了嘴,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里包着一泡眼泪,唰一下像两条小溪流过脸颊。

    他又呜呜哭了起来,还不敢哭大声。

    现在这莲叶上一共站了九个人,四男四女,还有一个小乞丐实在太脏了分不清男女。辛秀看了一圈,发现自己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不由暗道,如果灵照大仙这么随手一点就让人成仙,那他们九位仿佛是天南地北随手从人堆里拉出来的小孩子,是不是也太随便了点。

    九个人性格各不相同,身份也全然不一样,有人惊惶失措,有人兴奋异常。因为不熟,各自站了个位置,眼睛不够用地打量四周。

    辛秀:此刻应该出现引路人。

    天空中轻盈地飞来一只大鸟,瞧着有一架直升飞机那么大,停在莲叶边上,一个年轻人从鸟头上一跃,落在几人身前,扫了几人一圈:“人都到齐了。”

    辛秀一看,年轻人衣袍飘飘,是个笑眯眯的人样。

    按照国际惯例,眯眯眼,绝不简单。

    “今年有九个呢,师爷肯定是觉得咱们蜀陵山人太少了,才会多点几个师弟师妹。”他嘻嘻一笑,神情和蔼又慈祥。

    “我是你们采星师兄……”

    那个土气的小村姑嗷一嗓子抖抖索索扑通跪下了,“仙人!您是神仙,是灵照仙人!”

    “唉,使不得。”采星手指一勾,小村姑就被无形的力量给扶了起来,他继续笑眯眯解释道:“我可不是灵照仙人,外界说的灵照仙人,是咱们蜀陵山的立派真仙,也就是咱们师爷,我呢,师从离明真人,离明真人是灵照仙人第三十二位弟子。”

    说罢,他一摆手指,“其实我与你们一样,也是师爷在百年前的寿诞上随手点来的,已修炼了百年。”

    “一百年?也就是说你一百多岁了?可你一点都不老,看上去也就比我们大一点,你是已经变成神仙了吗?”倨傲的小少爷抢先问道。

    采星拢着手,“嗨,我离成仙还差得远呢,也就学了点法术而已,算不得普通人了。”

    大约发现这位接引人角色非常好说话,众人都围了过去,开始七嘴八舌地问起来。辛秀也准备凑过去听,见脚边的三岁小娃还含着眼泪想哭不敢哭的可怜样,顺手就把他提起来抱在怀里一起过去。

    “仙人,你会什么法术啊,你会移山填海吗?我们也能学法术吗?”

    “别叫我仙人了,叫师兄就好。移山填海嘛,如果是小些的山,小点的海,我还是可以试试的。学法术自然是要学的,你们到了这里,就是要学法术的。”

    “仙人,这里是哪里,我们不是被灵照仙人点化成仙了吗,这里不是仙界天庭吗?”

    “别叫仙人了,叫师兄就行。被灵照仙人点化会成仙只是凡间误传而已,成仙可不简单,师爷只是把你们收入咱们蜀陵山了。这里是灵界蜀陵山,和凡间不同,可也不是天庭仙界,嘿哟,可没有天庭仙界这种地方,那都是外面的戏文杜撰。”

    一群年纪不大的孩子纷纷露出遗憾的叹息。采星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辛秀总感觉这眯眯眼师兄仿佛有一肚子坏水在等着他们。

    “师兄,你说我们是师爷选来的,师爷是怎么选的我们几个?”辛秀问。

    “不要叫仙人,叫师兄……哦,你已经叫了,真乖。”采星伸手摸了摸鼻子,笑道:“这当然不是师爷随便选的,外面许多的仙人庙,凡是供奉了咱们师爷,都会有一棵聚灵之树,将孩子的姓名写在红绸上,系在上面,师爷就会在那万万条红绸中选出与我们蜀陵山有缘之人,点到这里来。一般是每隔百年,师爷就会选一次,只选十六岁以下的孩子。从前都是一次选上一两个,这次选了这么多,看来以后要热闹了。”

    辛秀:“原来如此。”

    什么叫不是随便选的,这根本就是随便选的吧!

    仿佛是个微博抽奖,系红绸就是转发了灵照仙人发的抽奖微博,灵照仙人到了时间,就随机从转发的微博里抽出几个幸运鹅过来修仙……这么说,她难道算是微博锦鲤?

    辛秀的心情有一些些微妙,她的运气向来不好的,微博抽奖转了起码上百条,一条都没抽中过,想不到在这里成了小锦鲤。

    “那、那仙人,我是不是再也回不了家了?”胖乎乎的玉女小姑娘瘪瘪嘴问。

    采星师兄摸摸胖女娃的脑袋,满脸纯良,“别叫仙人,叫师兄。你这傻孩子怎么还想回去呢?师爷点的都是家中亲人不想要,或者已经没有了家的孩子啊。”

    九个孩子,除了辛秀和她怀里那个啥事不懂的三岁小娃,其余几个人全都沉默了,然后,哭成一片,就连那个看上去无比倨傲的小少爷,和高冷的漂亮小裙子少女都没能绷住,红着眼睛哽咽,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不对,还有一个孩子也没哭,是那个断了一只手臂的话痨少年,他从到了这里就到处跑,刚才辛秀还看到他扑在莲叶边上去捞水,大呼小叫说湖里有鱼,这会儿他不知道怎么凑到了采星的坐骑鸟旁边,伸手摸着人家的羽毛,满脸笑容地喊:“这个大鸟羽毛真漂亮!我也想要一只!”

    在一片悲戚的哭声里,他母鸡一样咯咯咯的笑声显得特别欠揍。

    不过其实辛秀刚才也注意了好一会儿那只大鸟,那只大鸟是真的漂亮,好像是只放大的翠鸟,羽毛绚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说真的她也想要一只。

    “小兄弟,话别说的这么早,说不定以后还有更漂亮的鸟,咱们多看看再选嘛,对不对?”辛秀招呼独臂少年。

    那小少年一脸憨厚地问她:“为什么不能全都要呢?”

    嘶——这家伙很强啊。

    辛秀竟然被他说服了,赞同地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见他们两个忽然自顾自讨论起来漂亮大鸟,刚才那个带头哭到哽咽的胖女娃还带着哭腔也说了一句:“呜呜,我也想要这样、呜呜这样漂亮的大鸟。”

    “俺也想要。”小村姑弱弱地说。

    其余几个虽然嘴上没说,但那期盼的小眼神也很清晰。辛秀一挥手:“只要咱们修仙,还怕没有鸟吗!别说鸟了,只要敢想,要龙和凤也不是不可能啊!”

    毕竟是小孩子,难受不了多久,又被转移了注意力。

    “哇,还有龙和凤吗?”

    “我想要龙,不想要鸟了。”

    “我还是想要鸟,一只龙,一只这样的鸟也很好啊。”

    看见几人都开始上手摸自己大鸟的采星:“……”

    他走到大鸟身边,挤开几个小孩,顺了顺大鸟蓬松的羽毛,抱着鸟玩笑般道:“你们可别打师兄这只小翠的主意啊,师兄已经养了几十年了,有感情的,她离不开我。”

    大翠鸟猛啄他一口,辛秀发誓自己听到了师兄脑壳和坚硬鸟喙重重撞击发出的声音。她总感觉下一秒采星的脑袋上就会冒出一股血柱,但是半天都没看见有血喷出来,不由有些遗憾地想,果然是修仙之人,脑壳确实硬。

    采星咳嗽一声,荡了荡袖子,“好了,各位师弟师妹们,接下来的一年,你们要待在这里,算是入咱们蜀陵山的一个小小考验,咱们一年后再见。”

    他说完就迅速准备上鸟离开,谁知道衣袍被人迅速拽住了。

    采星回头一看,“这位师妹,你的速度真的很快啊。”

    辛秀紧紧拽着他,“师兄等等,你还有很多事没交代清楚,就这么走了吗?”

    采星一摊手,“这也没办法啊,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我也没法说得太清楚,等你们以后自己慢慢就懂了,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辛秀哦一声,“没事,我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采星无奈,“好吧,那我就再回答一个问题。”

    辛秀:“师爷把我们带到这里来,那我们的家人会得到什么补偿吗?”

    采星看她一眼,“你想要他们有补偿吗?”

    辛秀诚实摇头:“不想。”

    采星大笑,手上一挥,轻飘飘收回了衣角,跃上飞鸟直冲云霄,只留下一句:“你要是不想他们有补偿,他们就没有补偿,你要是想要,他们就有补偿。这因果善恶,咱们师爷都看着呢。”

    九只刚踩上修仙起点的普通凡人小孩,面面相觑立在初始地图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辛秀俯视一群小矮子,“好吧,诸位,看来我们修仙的第一步,就是从这里去岸边。”她指指那条隐约的湖岸边。

    小乞丐左右看看,没吭声。

    “啊?怎么去啊?”胖金童鼓着脸颊很苦恼。

    “我会划船,但是这里没有船。”小村姑怯怯地说。

    “我不会游泳呜呜~”胖玉女呜呜擦眼睛。

    “我们也找只鸟带我们飞。”跋扈少爷突发奇想。

    “呵,你去哪里找,随便找一只鸟它们也不会理你。”高冷少女嗤之以鼻。

    “不然我们试试看骑鱼!”独臂少年已经开始放飞。

    辛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拍拍独臂少年的肩,“杨过,你真的很敢想,我觉得不错,不如咱们就先试试骑鱼好了。”

    独臂少年被人肯定,乐得手舞足蹈,不过,他用右手挠挠脑袋,有些疑惑道:“可是我不叫杨过啊。”

    ……

    采星骑着翠鸟飞上蓝天,倏忽间他脚下的翠鸟越来越小,最后变成拇指大小一只,啾鸣一声落在他肩头,而他整个人如同一缕青烟,从一只脸盆大的玉盆里跃出来。

    “出来了,采星出来了。”

    “采星师弟,怎么样,这回的师弟师妹们如何啊?”

    云中亭中央放置的大玉盆周围,或坐或站着几个男女,都饶有兴致地看着玉盆中缩小的世界和里面九个小人儿,顺口和采星打招呼。

    采星也挤坐到玉盆旁边往里看,笑着摇摇头:“师爷大概是觉得咱们这些徒孙老了不好玩,才找了些有趣的小家伙们来。来来,新师弟师妹们要在这盆中天里待上一年呢,咱们且看他们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