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神医毒妃 > 1216章 你也知道脸红?
    君慕凛心疼坏了,他堂堂东秦太子,真心疼爱的女子不应该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吗?怎的这小姑娘跟着他没过着一天好日子,反而是整天在外奔波,累得说着话就睡着了?

    他想抱抱她,又怕扰了她睡觉,便将被子又往上掖了掖,就这么静静地瞅着她睡。

    虽然给自己找了个家,虽然他调查过那孟府也很不错,孟夫人和孟老爷是真心把她女儿来疼的,就连孟书玉那个弟弟都对这个姐姐尊敬有加。可到底不是自己真正的家,睡在那里又怎么会安心呢?虽然官栈也不是家,但这不是有他在身边嘛!

    他顿时升起一种极大的满足感,觉得小丫头能把自己放松到这种状态,真的是十分难得的,这说明她真正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夫君,在夫君面前不需要掩饰,也不需要戒备。想说话就说话,困了就睡觉,因为有他在身,一定会护她无忧。

    他挑起唇,笑了起来。凑上前去在她额头上方亲了一口,自己也闭上眼睛踏实入眠。

    果然,有媳妇儿在身边就是好,睡觉都是香甜的。

    白鹤染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再睁眼时,窗子外头已经大亮。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直到看见在桌边倒茶喝的君慕凛时方才想起昨晚之事,不由得“呀”了一声,开口相问:“什么时辰了?我怎么睡着了?”

    见她醒了,他端了温茶走到榻边递给她,道:“快晌午了,你累坏了,昨晚说着说着就眯了过去,我没忍心叫你。染染——”他坐下来,把手绕到她的后颈,轻轻捏了几下,“停一停好不好?后面的事交给我来做。你放心,我一定把你舅舅给救出来,也一定把这个国家交到你的手上。你在乎的人一个也不会有闪失,你痛恨之人一个也不会有好下场。你就歇歇,好不好?”他是真心疼了,“你又瘦了,再这么瘦下去一阵风就能把你吹倒。”

    她失笑,“哪就有那么娇弱了?还一阵风就把我给吹倒,你当是无岸海吹大啸呢?”

    “不能倒吗?”他又去捏她的小细胳膊,“染染,你也十五岁了,可这身子瞅着就像十三四岁似的,明显就是以前没吃好,该长身体的时候没长起来。唉,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长了,要是一直保持这个样子,我真是要心疼死。好好一个大姑娘,生生让白家给饿坏,我怕是得把白兴言从坟墓里挖出来,挫骨扬灰。”

    “人都死了,你就是把他给扬了又能怎么样?”她叹了一声,“虐待也是过去的事了,我瘦是因为我天生体质就这样,但身体绝对不会一直是这个状态的。放心,等这边的事情一了,我就会自己给自己开个调理的方子,一定把自己吃胖一些。”她把他的手从自己后颈抓了下来,主动将自己的小手塞到他的手掌里,暖暖和和的,十分舒服。

    “也把手脚冰凉这个给一并调理调理。”他提出意见,“以前就听太医说过,姑娘家总是手脚冰凉不好,会生不出孩子的。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一窝小崽子,我每天带着他们玩。所以你得给自己好好调调,可不能再这么凉下去了。”

    她瞪他,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朵根。“我又不是母猪,怎么能按窝生?最多两个,我最多就生两个孩子,再多肯定就不生了。君慕凛,你要是想要更多的孩子,就找别的女人生去。反正你以后佳丽三千,后宫不会缺少女人的,更不会缺少孩子的。”

    “你皮紧了是吧?”他咬牙,“以前怎么说来着,我要是敢有后宫,你就放把火把我的皇宫都给烧了。怎么着,这会儿又给我整出佳丽三千来了?白鹤染,你到歌布才几日,好的没学着,光学些没边儿没沿儿的,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都是谁讲给你听的?”

    她想起罗安公主的担忧,噗嗤一下就笑了,也不瞒着,老老实实同他说:“是我的姨母,那位罗安公主说的。她让我把你抓牢了,等以后你后宫里女人多了,我也还是可以在你心里有一席之地。君慕凛,你接近女人就会过敏的毛病我能给你治好,是彻底治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暂时的压制。那么以后你不会对女人过敏了,你不会去接近别的女人?”

    他皱着眉看她,看得都直磨牙,“找抽是吧?看来不是在歌布没学着好的,是这歌布压根儿就没有好的。听听你自己说的这叫什么话?你来告诉我,女人多了有什么好处?女人之于男人,她究竟是有什么吸引力?在你们看来,将来我的后宫要是没有个几十口人住着,我就不正常是吧?也行,那就当我是正常好了,反正那三千佳丽谁愿意要谁要,老子一个都不要,这辈子侍候你一个就够一呛了,我吃饱了撑的供那么些祖宗?”说到这又摇摇头,“不对,什么祖宗,祖宗就你一个,其它的比歌布的青果还要让人嫌弃。”

    她抿着嘴乐,止都止不住。他看着就来气,“白鹤染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故意气我,明知道我根本不稀罕那些个,非得给我来这么一出。我说你到底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啊?当初在潭子里抓我那股子劲儿哪去了?你得保持啊!”

    她的小脸儿都红了,“哎呀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那次的事是个意外。”

    “你也知道脸红?”他都气笑了,该脸红的是他好吧?堂堂大男人,泡个温泉还被人骚扰了,他上哪儿说理去?“行了,你乖乖的,别总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君慕凛别的不敢保证,这一点还是能够保证得了的。毕竟这天底下除了一个你,能让我上心的女人也就是母后和灵犀了。所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我就算坐上龙椅,后宫也定是只留中宫,其余的直接封掉就是了。至于你那姨母的担心,你就实话告诉她,说我不纳妃。”

    “恩,我同她说了。”她又笑了笑,“我跟她说你不敢,姨母当时那表情,估计是觉得我很霸气。”她又笑了一阵,还扯着他的手撒了一会儿娇,把他给惹得都想把人给扑倒了,她忽然就转了话题——“昨晚说到哪了?是不是说到四哥觉得自己不能害了淳于萱,要与她假戏真做?君慕凛,咱们可不能让四哥娶了淳于萱,这事儿你帮我想想办法,一定想办法。”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半晌才道:“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不大婚,你舅舅就不能从死牢里出来。我这些日子也重点打听了那座死牢,咱们想进去很难,只能想办法让人出来。不得不说,四哥这个法子想得极妙,这个局基本上就已经做成了。”

    “可是不能把四哥搭进去!”她有些急,“真的没有别的法子吗?”

    他不解,“其实也不算搭进去,反正是假的,别说等不到三拜,就算拜了又能如何?他顶着的是琴扬公子的脸,我东秦四皇子不用负那个责任。至于那歌布公主,即使是没有过真正的伤人性命,可她这些年在凤乡城里做过的事,怎么也不可能算得上是个良民吧?所以小惩大戒,这也算是给她的一个教训。总不可能跋扈十几年,最后还让她捞了个东秦王妃来当,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东秦也不可能要她这样的人却做王妃的。”

    “我也知道是这个理。”她无奈,“问题四哥他不这样想啊!你也知道他那人……好吧,其实我也觉得淳于萱不该是权势斗争下的牺牲品,但就像你说的,小罚大戒也该有的,否则将来又如何向百姓交待?所以这件事还是要做四哥的思想工作……”她有些挫败,“太难了,说服四哥太难了。君慕凛,有时候我在面对四哥的时候,也总会感觉力不从心,他似乎对什么事情都太过较真,即使是我,也很难把他的想法给扳正过来。”

    “你才知道啊?”他失笑,“自打苏婳宛被送去罗夜,四哥就变成了那副样子,谁都劝不回来。所以,染染啊,不如就随他去吧,让一切顺其自然。兴许到了那时,时事变迁,一切都不再是现在这个样子,四哥就是想娶也娶不了,何况人家那个公主看上的本就不是四哥。”

    她点点头,“也是。”说完,翻身就要下地,他急问了句:“干什么?”

    她答:“我得回孟府了,我这一夜未归,一上午也不在家里,他们肯定要急死了,我再不回去可能父亲就得冲到皇宫里去要人,可不能弄出那样的乱子来。”

    她这几日叫习惯了,随口一句父亲,还把君慕凛听得愣了一下。不过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指的是孟老爷,就是有些感慨:“从前你在我面前提起文国公时,都是直呼其姓名,怎的这才到了凤乡几日,对那位孟老爷就可以如此自然而然地叫声父亲了?”

    她感慨,“习惯了,也或许是他真的像一位父亲,我也从来没有得到过那样的疼爱。”她一边说一边抬起脚来穿袜子,突然“咦”了一声……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