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 V332】威武的大宝(二更)
    为了拿回一个凤印,结果搭上玉玺,可以说是非常不划算了。

    若是旁人动传国玉玺,早让国君拖出去砍了,可这是大宝,是他的小曾外孙。

    或许真如皇后所说的那样,他过了心肠最硬的年纪,又或许是这孩子的确太具有杀伤力,总之国君没狠下心来把他怎么着。

    “大宝乖,这个不好玩,给你换个怎么样?”国君轻声诱哄,拿起一副漂亮的小金弓,这副弓箭是纯金打造的,小巧又精致,虽是摆设,可弦是真的,射箭也能射。

    这么漂亮的东西,国君在南宫璃小时候都没舍得拿出来,如今不要钱似的送给大宝,哪知大宝不要,大宝一只手紧紧地抱住玉玺,另一只小手手推开他的手,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国君又试了不少其它的玩意,大宝都不带看的。

    这若是小宝与二宝,兴许还能问问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可大宝不会说话,没法子与他正常交流。

    国君又不能来硬的。

    大宝那双无辜的眼睛,把他看得招架不住,所有想法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王德全。”

    王內侍走了进来:“陛下。”

    国君吩咐道:“去把芸妃叫来。”

    “是。”王內侍看了眼抱着玉玺的大宝,心道一物降一物,国君总算是碰到能治他的人。

    王內侍搓着老手,屁颠屁颠地去了。

    芸妃是带着二宝与小宝一道过来的,二人对自己的新玩具很满意,但看见那把金弓后,新玩具就入不了二人的眼了。

    当然二人没吵,也没哭没闹,就那么睁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无辜又萌萌哒地看向国君。

    芸妃最终也没说服大宝把玉玺交出来,倒是国君又搭上了一副金弓……

    却说另一边,內侍领着御医见了被大宝抓秃了顶的皇后。

    皇后入宫多年,从未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她甚至连一片小指甲盖儿都没瘸过,眼下却几乎成半个秃子了。

    御医斗胆看了一眼,险些吓得跪了。

    倒不是说她的伤势无可救药,而是她是皇后,是国君的心尖宠,谁敢把她伤成这样啊?还是说她得了疑难杂症,才一夜之间秃了顶?

    御医赶忙给皇后把了脉。

    脉象没毛病啊!

    就是怒火攻心,气得不轻。

    “御医,娘娘的伤势如何了?严重吗?”內侍担忧地问。

    皇后也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却又不好意思问出口自己还能不能长出头发。

    一把岁数的人了,有头发都不错了,怎么滴,秃了还想像小姑娘小伙子那样旺盛生长啊?

    御医没敢把心里话给说出来,只道:“娘娘请放心,伤势并无大碍,微臣会给娘娘调一副药膏,预防感染,再以姜汁与何首乌入药,为娘娘温养生发。”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皇后总不能真把刀架在御医的脖子上,不生出发来便砍他脑袋。

    “送御医。”皇后语气地和善地吩咐道。

    “是。”內侍恭恭敬敬地将御医送了出去。

    御医暗暗感慨,不愧是皇后,都这样了还能尽到礼数。

    皇后年轻时也曾是个明艳的大美人,可随着容颜老去,她渐渐没了昔日美貌,陡然之间秃了顶,越发让她看上去老了十几岁。

    “撤下!”

    皇后扔了手中铜镜。

    女使们赶忙将寝殿中所有的镜子撤下了。

    皇后心里堵,可堵又有什么办法?她的头发不是让哪个下人抓伤的,也不是让芸妃给弄的,而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

    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

    她难不成真能因为与他置气把他给活活处置了?

    他可是国君的后嗣,小郡主与大周皇族的骨血,他体内流着多少尊贵的血液暂且不提,哪怕他真是大街上随便抓来的一个孩子,她也不能责罚他呀。

    一代贤后,若是个与三岁孩子过不去,那还怎么母仪天下?

    若是换了芸妃会怎么做?

    她大概会将那孩子拎起来,狠狠地痛揍一顿。

    她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

    贤后,有时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呀……

    皇后也不是没怀疑是芸妃教唆的,可她怀疑也不能说,国君倒是能,但看他的样子,压根儿没疑过芸妃。

    皇后的心里于是更堵了。

    她涂抹了药膏,戴上用面纱做发套,静静地待在中宫等候凤印的消息。

    不多时,王內侍将凤印送回来。

    看见凤印的一霎,皇后长长松了口气,国君总算没糊涂到让孩子拿走如此重要的东西。

    皇后不知道的是,国君的确没让大宝拿走凤印,却被大宝拿走了玉玺。

    国君使出了浑身解数,试图从大宝手中“骗走”玉玺,大宝却不理他,就把玉玺抱得紧紧的。

    “直接上手抢吧。”芸妃说。

    “那……你来?”国君说。

    芸妃嗤了一声:“我才不来!又不是我满嘴放炮许了大宝东西!”

    在芸妃看来,这并不是大宝的错,皇后若一开始没打肿脸充胖子,没拿出凤印装面子,也不至于让大宝把凤印拿了去,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变故。

    这么小的孩子,哪儿懂这是玉玺?他觉着喜欢就拿在手里咯,反正国君也说了,只要放下凤印,御书房的东西任他挑。

    这不是挑了吗?

    就问你给不给嘛!

    芸妃不稀罕玉玺,更没去权衡它的价值,在她眼里,这就是一个能讨大宝欢心的东西,她可以为国君出谋划策,但让她去抢大宝心爱的小东西,她不乐意。

    玉玺事关重大,一不小心弄丢了,整个皇族都要沦为笑柄。

    国君清了清嗓子,决定将玉玺抢过来。

    他伸出手,去拿大宝怀里的玉玺。

    他刚一动,大宝的眼圈就红了。

    大宝委屈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都碎了!

    芸妃抽出帕子,抹了抹泪道:“他们三个原先不在阿婉与九朝身边长大,吃了许多苦头,受尽凌虐,大冷天的被摁进……”

    别说了,朕不抢了还不行吗?!

    国君把手给抽回来了!

    芸妃收了帕子,语气轻快地说道:“陛下,等大宝睡着了,兴许就放手了!”

    国君凉飕飕地睨了她一眼:“……”

    所以,你到底是哪边的?

    不过,这也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大宝再稀罕它,难道还能睡着了也抱着它?等他睡着撒手后,他便把玉玺拿过来,当然,以防大宝哭闹,国君让工匠刻了个假的。

    做假玉玺的国君,古往今来也是没谁了。

    国君将大宝带回了自己的寝宫,寸步不离地守着他,洗漱过后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么小的孩子,玩闹一整天,按理瞌睡是挺多的,可谁也没料到的是,国君把自己都熬睡着了,大宝还好端端地醒着。

    待到翌日,国君一个激灵自睡梦中醒来时,大宝已经盘腿坐在他身边玩玉玺了。

    这、这孩子!

    国君要崩溃了!

    然而更崩溃的还在后面。

    大宝原先便与国君建立过不俗的友谊,如今国君又送了他这么漂亮的东西,大宝于是更喜欢他了,他去哪儿大宝都跟着,连两个二货弟弟都忘了。

    国君去书房,他也去书房。

    国君去园子,他也去园子。

    国君的身后多了一条黑不溜秋的小尾巴。

    终于,到上朝的时辰了,大宝依旧锲而不舍地跟着他。

    “大宝去芸妃那里好不好?”

    每当他讲出这句话,大宝便会以一种被人抛弃的可怜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实在太有杀伤力了,国君深吸一口气:“真是欠了你的,来吧来吧。”

    大宝一秒变脸,愉快地跟上了!

    于是这一日,南诏的文武百官都见证了国君带着一个小黑蛋上朝的传奇画面,国君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小黑蛋抱着传国玉玺,跐溜跐溜地跟在后面。

    国君走上台阶,小黑蛋也一层一层地爬上台阶。

    国君坐上龙椅,让王內侍给小家伙搬了一把小椅子。

    大宝看了看自己的小椅子,又看看国君的金椅子,抱着玉玺走过去,一屁股坐上了龙椅!

    文武百官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陛下今天是来立储的?!!

    国君慌得一抖!

    不不不,你们想多了!朕不是来立储的!朕没有!!!真没有!!!

    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