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二85:联手坑浪浪?被屏蔽的六爷(3更)
    棋子落入棋罐,撞击声清脆响亮,京寒川率先收好白子,低头摩挲着棋罐,一点简单花纹,珐琅彩勾边,甚是精巧。

    “这棋罐挺漂亮的。”

    “嗯,执初弄的。”

    “欢欢最近怎么样?”京寒川上次提醒过傅沉。

    “挺好”

    ……

    寒暄两句,话题又饶了回去。

    “刚才的问题,你觉得会是谁?”京寒川看向他,神色如故,温润清透,好似傅沉今日不给他一个答案,就不会罢休。

    都是老狐狸了,傅沉清楚,他开了口,这就是个无底洞,无论把谁推出去,京寒川肯定会把问题绕到傅钦原与京星遥身上。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外面再度传来车声,居然是傅斯年来了。

    傅斯年也是极少串门的人,看到院子里停着京家的车,收起车钥匙,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怎么“出山”了。

    “三叔。”傅斯年进屋,立刻就觉出气氛不对。

    “你怎么来了?”傅沉搁了棋子看他。

    “和您商量下父亲生日过寿的事。”傅仕南要过生日,虽然不准备大办,也想稍微操持一下,请些人,弄得体面些。

    “你有什么打算吗?或者什么想法?”傅沉顺理成章把京寒川抛到一边。

    “想请父亲的一些老同事,只是担心又惹来流言蜚语。”傅仕南身居高位,有时一个眼神都会被人过分解读,况且是过寿这种事。

    “你先说,我听一下。”

    傅斯年也不是什么白馅儿的人,只是担心一个人思虑不周,容易出现纰漏,所以还是找傅沉商量一下。

    他看了眼京寒川,他们叔侄说话,他……

    干嘛一直盯着看。

    “说吧。”傅沉直言。

    傅斯年只是简单说了个大概,具体细则通过邮箱发给了傅沉。

    “斯年。”京寒川看两人说得差不多了。

    “嗯?”

    “今天林白问了我一个问题……”

    傅沉坐在边上,抬手摩挲着佛珠,给傅斯年一记眼神暗示。

    傅斯年蹙眉:段林白又干嘛了!

    “你觉得我们四个人谁会先当外公?”

    送命题!

    傅斯年却没犹豫,一脚把段林白踹出去了,“林白!”

    不待京寒川问询,他已开始例证观点。

    “首先,欢欢年纪小,还在上高中,最起码近些年不可能结婚,甚至怀孕,三叔不可能;我们家小渔是不婚主义者,可以把我剔除。”

    “再者说,钦原和星遥两个人,他们都是非常懂事守礼,就算发生些什么,也做不出什么僭越的事,订婚结婚生子,这个流程下来,不要一年也得半载。”

    “而林白那边……”

    “诺诺最近喜欢上一个人!”

    傅沉手指攥紧佛珠,“那丫头有心上人了?”

    “我这个圈子里的,提醒过林白,他好像并不在意。”

    “她喜欢谁不是很正常的事?”京寒川轻哂。

    “这次不大一样,挺认真,我提醒过林白,他非是不听,我也没办法,作为朋友,我尽到了提醒帮扶的义务。”

    傅斯年从始至终,语气都没半点波动。

    “他女儿是个什么性格我们都清楚,什么出格的事都做得出来,保不齐就会给他来个意外惊喜。”

    天降外孙,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不要再提醒一次他?”傅斯年看向两人。

    傅沉:“提醒一次就够了。”

    “再多他会烦。”京寒川补充。

    “而且我们说的话,他大抵都不会信。”

    傅斯年瓮声点头:

    林白是哪儿得罪这两人了?

    其实也不能怪段林白不信他们,都是些千年的老狐狸,突然关心他的家事,有够吓人。

    **

    段林白此时心底美滋滋,恨不能给傅钦原发个信息,给他加油鼓劲,他就想看傅沉与京寒川拧巴起来,他已经开始期待两家结婚迎亲会是个什么模样了。

    段一诺下楼时,就看到自己父亲正乐呵呵的捯饬着面前一个小机器人,这是公司新开发的产品。

    “这个点还出去?”段林白看了眼时间,已经五点多了。

    “约了朋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男的女的?”就和普通家长一样,段林白随口一问。

    “男的,还是我男朋友,未来老公,可以吗?”段一诺笑得有点欠儿,说话也似假非真。

    “晚上早点回来。”

    段一诺经常这么闹着玩,段林白压根没放在心上,“别玩得太晚。”他素来不拘着孩子交朋友,只要自己心底有个尺度,别交到不三不四的人就行。

    “我知道了。”

    若是许佳木在家,段一诺是不敢这么说的,也就和段林白开开玩笑。

    待她离开后,段一言才从楼上走下来。

    段林白瞥了他一眼,段一言太像许佳木,甚至是她2.0升级版,一板一眼,仔仔细细,就是在家工作休息,穿衣都很规整,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漏。

    段、林两家老人都说,祖上烧高香,才让段林白生了这么个儿子。

    “工作完成了?”段林白觉着,孩子应该有点孩子的样子,不要这么老沉,没劲儿。

    “还有一点。”段一言精致给自己倒了杯水,顺手把段林白喝了一半的咖啡给倒了。

    “嗳,你……”

    “这个点喝咖啡,晚上您就别睡了。”

    “你多出去玩玩,别整天闷在家。”段林白总觉得,他俩身份好像是被换掉,他比自己更像老子,双胞胎性格怎么能差这么多……

    “你妹妹刚才出去了,你怎么不和她一起?”

    段林白和他说话,都不会太跳脱,因为太没劲儿了,任你覆天掀浪,他只会给你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和她一起,不太方便。”段一言喝着水,说得随意。

    “有什么不方便的。”段林白轻哂,“你也要学会劳逸结合,就算会赚钱,也得学会花钱。”

    段一言看了他一眼,并没说些什么,反正说了他也不信,他自从跟着段林白开始实习,就一直怀疑他父亲有多重人格,工作与私底下,真的相差太多。

    段林白蹙眉,这小子又在腹诽什么东西!

    他刚要开口,段一言已经给他泡了杯枸杞水,说了句:“养生的。”然后上了楼。

    **

    川北

    京寒川到家时,吃了晚饭,洗澡,顺手看了眼手机,随意看了眼朋友圈,他圈子素来不大,平时也没人发什么动态,可能连续几天,都是段林白、许尧、蒋二这些人在刷屏。

    而此时一条京星遥的朋友圈蹦出来。

    【很漂亮。】缀了三个爱心,还@了傅钦原。

    底下九张图片,除却夜景,还有两人合照,都是些身影或者侧面,没太多亲密的东西,可明显是在秀恩爱。

    作为一个老父亲,看到这东西,简直有些戳心。

    “寒川,傅家那边要办寿宴,我们送些什么比较好。”许鸢飞洗澡出来,正擦着头发,她对傅仕南不熟,送礼物,还是要投其所好。

    “我在考虑。”

    “脸色不好?”

    “你自己看。”京寒川将手机递过去,“那丫头的朋友圈。”

    许鸢飞狐疑得接过他的手机,可是朋友圈看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啊,“看什么啊?什么都没有啊?”

    她还特意从京星遥那端进入朋友圈,的确什么都没有,上一条朋友圈还是中秋发的。

    京寒川蹙眉,接过手机,仔细看了眼……

    呵——

    不是被删了,就是把自己屏蔽了!

    京星遥此时正在捯饬自己朋友圈,略微蹙眉。

    “怎么了?”傅钦原看她一脸紧张。

    “刚才发状态忘记屏蔽家里人了,发完才想起来,立刻就删了。”

    “估计没人看到。”

    京星遥用力点头,父母长辈都很少玩这些,应该没事。

    殊不知此时京寒川盯着手机,心底真是千般滋味儿。

    ------题外话------

    三更结束~

    求六爷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大家来说说,你们发状态会屏蔽爸妈吗?【捂脸】

    **

    看文结束,有票票的支持月初哈,xx月票红包还有的,投完记得领取哈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