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婢女也秀色 > 第260章 见一个人
    原来,在安易山逃至西夏的时候,赵堇城便想到了,安易山那般清楚了解他与若虞的人,自然会想法子拿若虞来威胁他。

    所以,若虞这边的动向他明里暗里都让人注意过。

    最先始的时候,他便去请华桒帮他忙了,所以,那人皮面具的秘术他教过华桒,毕竟华桒这个人,他也是很信任的。

    再后,安易山如他所料的,直接联系了魏国那边的人,想要与西夏一同联盟分掉大宋这块肥肉。

    不过好在赵堇城有准备,及时修书联系了大魏那边他所结交的一个将军,那人在朝国也是及有地位的,他虽为武将,但也同样在朝中很有话语权。

    之后安易山如他所计一般,与魏国那边的人联手,魏国的人也陪着他共同演了一场戏。

    当晚匈奴与西夏人偷袭之时,赵堇城便寻其手下陪着大魏的人一共扮演他“死”掉的戏份,赵堇城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趁乱扮成小兵,借着魏国人的帮助混入了人群。

    大宋猛将一死,必对对大宋带来极大的影响。

    混入士兵中的赵堇城在军中行动也顺利了许多,毕竟他们已经得意忘形了。

    只是在后来,他竟意外的遇到了查探军情的杜云安,本来杜云安差点儿要被发现了,也好在赵堇城反应极快,将他拦了下来。

    之后赵堇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杜云安,自那之后,杜云安便戴着赵堇城给他制作的人皮面具潜伏于敌军之中,命他寻到合适的时机,便直接联络魏国将军殷攸联手,反制匈奴与西夏。

    交代完之后,赵堇城本想于次日探入安易山身侧打探消息,结果就在这时他收到了玉虚城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榆儿……去了玉虚城!

    这个消息倒是扰乱了赵堇城的心智,一不小心在安易山面前露出了马脚,但因他及时反应过来,制住了安易山,并将其珠杀,冒充安易山的身份于敌营中呆了几日,潜入西夏内部直接将西夏牵制。

    紧接着便时不时向匈奴这边传递虚假的消息。

    因着担心若虞,赵堇城将后续的事情都安排好,然后快马加鞭地往玉虚城跑。

    原本长远的路程,赵堇城仅用了半月便到达了玉虚城。

    到达玉虚城的时候,已是若虞知晓他“死讯”的七日后。

    瞧着若虞那故作坚强的模样,赵堇城心疼得紧,本来想直接告诉她实情,结果这个时候扮成萧祁的华桒突然将他拦下。

    与他道了种种若虞知晓实情后的可能性,赵堇城只能忍了。

    之后赵堇城也半夜偷偷去瞧过若虞,有时也会假扮萧祁与她接近。

    一切都按照他计划来的,只是年夜的时候,他还是被她发现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她弄晕,玉儿瞧见他的时候也很震惊,他让玉儿莫要告诉他,亲自将人抱回了营帐后,他便离开。

    玉儿本是不愿,但赵堇城也说过很多她知晓后的情况,玉儿也只能应下。

    在此前些天,赵堇城便收到了杜云安传来消息,赵堇城便决定让那边直接动手,提前结束这场战征。

    而这边朱勇似乎也想要有所动作,于是赵堇城便开始与华桒谋划。

    过后的第二天,朱勇果然动作了,他提前让真正的萧祁从无妄城赶了过来,为的就是要将若虞给平安护送走。

    所以,若虞还带着玉儿他们走的时候,赵堇城已经开始带人与匈奴兵厮杀。

    因着他一早便有准备,背着朱勇埋伏了的,所以很快便结束了与匈奴之间的战征。

    只是……朱勇被了划了一刀,但他还是带着刘齐一块儿逃走了。

    因着担心若虞的安危,赵堇城又急忙赶到了洞的出口,差一点,他就晚了!

    若虞在听到赵堇城这些话后,当下也吓傻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了,毕竟能够与朱勇周旋那般久,结果呢,她所认为的自己的聪明之处,在赵堇城那里都变成了意料之中。

    赵堇城能有如此心计与才华,若虞也着实是佩服得紧。

    也怨不得先前她曾在父亲书房外听到父亲称赞怀晋王有勇有谋有君王之能……

    那话若虞从来没有与谁说过,毕竟当时的赵堇城还只是一个先皇皇兄的儿子,是先皇的侄子,再者,即便他是先皇之子,但当皇帝的人选一日不为他,那话一日不可外传!

    深吸了一口气,若虞道:“您还当真是一个难得的帅才!”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声夸奖后,只是笑了笑,随后将她紧紧的揽入怀里,未再说其他的话。

    若虞他们暂住于无妄城中,因为玉虚城方大战过,赵堇城正命人在清理。

    杜云安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西夏兵已退,魏国那边瞧着西夏人都退了,自然也不会再自讨没趣。

    此翻战役,西夏表态认错,愿主动送上求和书,言明要与大宋签订二十年和平书。

    大魏那边也给出了解释,也愿与大宋求和。

    而这边,匈奴已被宋兵打得节节后退,但依然没有认败的态度。

    赵堇城盯着这场战事,匈奴的强硬态度,都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儿。

    若是匈奴态度再这样强硬下去,大宋及有可能,直接会灭了匈奴!

    匈奴那边最后又挣扎了几日,朱勇与刘齐两人被赵堇城亲手珠杀,此两人一死,对匈奴造成极大的影响。

    匈奴王立马便派人送来了降书,并言明择日进京与大宋签订和平条约。

    这场战征历经数月,终于得到了平息。

    明明是大宋此战已胜,而该平安的人也都平安了,但不知道为何,若虞总是觉得心头……很不舒服。

    不,应当说是不安。

    这天,赵堇城带着若虞站在玉虚城城楼之上,看着城下风光,这场战争已结束一月,玉虚城经过处理,已差不多还原。

    今日赵堇城带着若虞来,只是单纯的为了来看看进展。

    若虞看着这城楼之下,突然感慨万千。

    赵堇城在旁边瞧着,伸开手将人拉入自己怀里抱着:“怎么,有感?”

    “自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若虞道:“我突来之时,玉虚城乱,不曾见过平静的普通城池,今日,倒却瞧见了,别说,玉虚城楼之上观景,别有一番风味!”

    这话说得……

    赵堇城笑了,捏了捏她的手,还有些冰冷,赵堇城帮她搓了搓,然后问:“既如此,但为何为夫还瞧着娘子脸上有一抹愁容?”

    愁吗?若虞点了点头,是啊,她是真愁。

    “安易山已死于你手,与匈奴西夏的这场战事也已经结束,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何,我心头总是有些不安,总觉得,之后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娘子怕是想太多了。”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赵堇城道:“为夫收到皇上召令,三日后便要回京。此仗已胜,为夫身份皇上也会有所忌惮,所以,为夫打算,回京之后便请旨归隐,一来断了他的疑心与对为夫的猜忌,二来……为夫也着实只想带着你与永儿平平静静的度过此生,无权利争斗,无阴谋算计。”

    很意外赵堇城有这样的想法,若虞勾了勾唇,看了赵堇城一眼,她问:“众臣于您的呼声极高,您愿意放弃这纵揽江山的权利?”

    赵堇城听到若虞这话,并没有立马回应她,而是看了若虞好许久,久到若虞都快以为赵堇城不会回答她这个问题了。

    正想开口说这是她的玩笑呢,这人却突然拉过她,使她面向他,然格外认真的问:“娘子愿纵揽江山?”

    被赵堇城的认真给吓了一跳,若虞呆呆的摇了摇头。

    瞧着若虞摇头,赵堇城笑了:“如此,那为夫要这江山做甚?”

    这话说得……就好似她想要,他就要帮她得一样!

    还真是如若虞所想!

    这场战事过后,赵堇城也看明白了很多事,他有君王之才,从此次战役他也看出,若虞有君后之能,赵岷也不能算是无能吧,只能说,他的心思大多数都是放在怎么防他的身上了,至于做这国君主,还当真是有些欠缺。

    若虞想要过平静的生活,赵堇城也只想陪着她过她想要的生活。

    所以,若虞的想法,便成为了他的想法。

    她想要安生,可以,他能给。

    她若想要江山,也可以,他能争。

    而他争,也不为百姓,不为群臣,只为她……

    若虞不傻,也看得出来,赵堇城的一切决定都是以她为主。

    讲真的,若虞并不想这样,但后来明确了解赵堇城的意思,她最后还是选择不让赵堇城争这个位置。

    “王爷怨我吗?”

    若虞突然问了赵堇城这么一句。

    赵堇城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娘子何意?”

    “因为我想放弃这至高无上的权力。”

    听到这话,赵堇城突然笑了:“为夫知晓娘子为何放弃,你是因为知晓这高位之下会踩许多人的血液吧?皇权之争,也保不齐咱们以后的子孙会互相残杀,为避免,所以娘子不愿争这在你心中虚无的高位。”

    这个人……还当真是了解她!

    有赵堇城这样的话,若虞也安心不少。

    正想说要不要路过南方顺便看一眼永儿呢,旁边这人却突然开了口:“话说回来,娘子,在回京之前,咱们得先再见一个人!”